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追龍/豪洛]留兰香(2)

ABO背景,想到啥寫到啥

人生中第一次寫ABO 所以很多設定是我流派的

※沒挑錯,有錯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沒挑錯,有錯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沒挑錯,有錯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很重要要說三次)



※※※






在阿豪怀里醒来时,有那么一刻、他是惊恐的,害怕一夜的不可控让计划好的未来有了变化,只是百般的疑虑却怎样都没想到需要惧怕这个人,这个紧紧抱住自己维持了一夜体温与精神抚慰的伍世豪。

 

那个早晨他们仍旧完成迟了一晚的情报交换,雷洛明显的看阿豪裸露出来的肌肤几乎无一幸免的有着自己挣扎躁动下所抓咬出来的痕迹。可对于前一晚的事情他却一个字都没有提起问及,连一丝一毫质疑的眼光都没有展现过。仍旧跟平时一样拉起憨厚的笑容,婉拒了送他就医包扎伤口的好意。到最后雷洛也只给的起那么一支烟,共同点燃的缭绕烟雾还未能纠缠一块便被大风缠卷消散而去。

「小伤不打紧,洛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也该回去了,肥仔超那人……疑心重的很。」大小威也随之跟着点点头,本想在多讲几句不是,但见着领头的两人只是默默抽着烟也就自动噤声,一支烟的时间换来雷洛点点头的了然。一行人弯身招呼便悻悻然的离去。

 

※※※

 

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的,但这次的发情期虽然因为抑制剂的关系却变的漫长而微弱,那夜之后雷洛借故找个视察借口减少进办公室的时间,才顺利度过这次不太稳定的发情期。他的伪装仍旧瞒过颜童躲掉亨特,该傻的时候他装傻该蠢的时候他发蠢。在达到最终目的之前这一切的把戏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哇 ……猪油仔你在我办公室开花店啊?」才刚开门便瞧见圆胖的身躯遮着泰半的办公桌,调整盆栽的位置放在雷洛专属的茶几上。

紧张兮兮的挪了挪身子,确认办公室的门牢靠的关紧了,靠到雷洛旁的猪油仔压低了声音。「那个……听说阿豪信息素是留兰香……。」

 

说到这份上,雷洛制止接下来的话语,点头了然于心。他不怪阿豪当时的举动,说起来还欠他一份感谢。毕竟暂时标记是当时不得不采取的行动。自己饮了他的血,腺体也接收了信息素的安抚,这段时日他身上会混有着伍世豪的信息素是正常的,未免他人的起疑,猪油仔弄了几盆留兰香以假乱真,当个赏玩盆栽混淆视听。

轻抚过翠绿,指间轻摘嫩叶贴附鼻息脑海里不自觉得又想起那个穿梭在人群中的矫捷身影。他是该犒赏他点什么的,可每每对方总只说了句「请洛哥多多关照我兄弟就好。」

 

就连那一晚也是,他也没能真正的为他帮上什么忙。

那是个有月光的夜晚,他以为这样的月色都会照映着美好的事物,给予平民百姓夜晚中的一点期许。

可往往人生总是在自以为算计周全的时候来给你一个由不得,只是这个由不得来的太急也太痛了些。

 

严正匆忙的从港边带来的消息并不是那么好入耳,脸色凝重的说阿豪差点把附近的渔夫打死,被巡逻的弟兄及时阻止,现在人正被他关在看守所中让他冷静冷静。

雷洛很是意外的跟着严正回到水警总区时,入眼帘的,是阿豪空洞冰冷的双眼,仿若不是他以前所认识的那个伍世豪了。

他什么话也没有再多说一句,扬扬手要他们立马放人,哑七扶着大小威从笼子里走出来时,阿豪仍旧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失焦的双眼眨都不眨下。

看着满目疮痍的阿豪,雷洛知道,那一晚安抚他的那颗心,已经随着阿梅连同孩子的逝去一起葬送在黑不见底的深海里。

 

※※※

 

失去来香港的最大动力后,原先规划的未来蓝图就这么嘎然而止,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他的青睐,肥仔超也威胁利诱不了他,Alpha天性的逞凶斗狠也激不起他任何实质的侵略动作,反而是来挑衅的没几个能完整走出去的。阿豪就这样把怨天尤人的怒与恨放在这些三天两头来找荏的Alpha。

 

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肥仔超也没想在浪费心神在阿豪身上,就这么放任他醉生梦死。大威与小威手头上的粉档赌档生意还是持续进行着,毕竟兄弟们的三餐还是得顾,就这么一边照看着消沉的豪哥,一边也跟雷洛回报着近况。近来有什么事,总有雷洛帮着打通打通,他看的出来洛哥是真心想关照他们的,只是怎么说来,都是黑与白的两条并行线,台上没相干彼此才能走的长远。

 

※※※

 

这段期间雷洛也不真的那么好过日子,颜童勾结了肥仔超垄断了大半的粉档生意,私底下又挑衅大灰熊与公仔强。天天都有人在自己的地盘开片闹事,这事情也如颜童所愿的上岗到了英国警司的关注。「光最近就死了二十几个,伤了五十几个。上面的说话很难听啊………。好好的一档白粉生意,非得要洗牌重来了。」对盘子里烤的酥嫩的菠萝油一点胃口都没有,望着那糊成一团的糖罐泥,与猪油仔商量着可行的方案。

「大灰熊好解决,可是公仔强可是九龙城寨鼎爷的外甥……。」

「……我去城寨跟鼎爷聊聊。」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这太危险了。」那嘴里还嚼着珍珠粒的猪油仔想到了什么。「万一他们要是翻脸怎么办?那是三不管地带……而且……」欲言又止的最终还是压低了音量脱口而出。「城寨里满满的Alpha……你……还是找阿豪帮忙吧。」

 

「……阿豪刚死了老婆……别去烦他了……」那日一别后,伍世豪从没有踏出过城寨一步,雷洛也近半年没有看到他了,似乎都快忘记当初那充满活力的憨厚小子长什么样子。这些日子以来都是靠着阿豪身边的兄弟们在传递着消息,每每提起近况,小威也只能摇摇头叹气。

 

这些日子他偶尔会在闲来无事时,连猪油仔都没能察觉的时候他会揉个几片留兰香轻掩鼻息,淡淡的、余韵缭绕,然后随着香气的芬芳而放松,在那模糊的身影变的清晰之前,就会逼迫自己停止。

最终、

是喜欢了这个味道了,

还是喜欢了这个人了,

他想……

都不敢多想。

 

※※※

 

世界仍旧在转动,酒精也带不走脑海里的过往。那些他还没来到香港前的承诺,那些美好以及等待他的笑靥,铜铃般的笑声回荡缭绕着,眼皮一开一阖间日子持续的往前流逝着。

 

可颜童的出现,让他提早面对了这个世界的现实。早有耳闻颜童是雷洛的天敌外,更是亨特的得力助手,这让大小威与哑七一发现此人出现在城寨里时便顿时不安了起来,才正担忧只靠他们三个是否会有无法应付过来的问题时,原先沉浸在醉生梦死的豪哥,早已一双鹰眼勾勒起满满的警戒心。

 

这六个月间他还是知道谁在替他照顾着弟兄们的,只是他就这么赖着任性,放任对方的默许,不想清醒。就当是当初抓了他整身伤的代价,就当是那一晚哄着他整夜的交换。

 

可是天性就是天性,Alpha的敏锐与强悍不是他日夜沉浸酒精就能够消失的。

该听进去的情报以及不该入耳的肮脏他一样都没少记得过。

有人说,肥仔超要趁这次颜童弄死雷洛时也收了自己。

也有人说,鼎爷曾收了雷洛一箱黄金,才能有这太平盛世。

而其中最无稽之谈的传闻也就莫过于,雷洛不是周爵士女儿的Alpha而是鼎爷眷养的Omega。

这些纷扰的八卦长期在这潮湿狭小的城寨中来去流窜,多的是积非成是多的是以讹传讹。

可最终的

不管是拿哪一条传言来挑衅的,伍世豪从没有让这些人完整的回去。

只有他知道,也不需要与任何人说明。

那个人的衣领袖沿间,曾有过的、

是属于自己的留兰香。

 

※※※

 

鼎爷的死注定了雷洛的险境。掩人耳目下伍世豪在千钧一发之际,搂过雷洛靠着Alpha的威压短暂将满头鲜血的雷洛藏匿在怀里,丝毫不管是否会沾染到血迹,猛将人押进怀中紧紧埋头拥住,他意外的有点怀念这六个月不见,略为单薄的身形,这曾经是如此的高高在上的雷洛,又让他想起了唐楼的那夜。

 

「阿…阿豪…我…信号枪不见了……我……我无法通知外面……。」坚持许久的紧绷在伍世豪的庇护下逐渐卸下心防,内心的不安与慌张顿时油然而生。只有在这短暂的片刻,雷洛才真切感到满满的恐惧,企图缓下因紧张造成的过度换气,鼻息间闻到熟悉的留兰香,点滴舒缓了些许不安。

 

点点头,抹掉雷洛脸庞的血迹。「嘘……我们走。」扶起雷洛的伍世豪边安抚着人,一边想方设法试图引起城寨外的人注意。可公仔强并没有想让他们活着出去,Alpha的威势鼓动着在场杀红眼的所有人,一蹴即发的对峙,最终在弟兄们的帮忙突围下,以寡敌众的阿豪为他燃起了朵朵花火唤来了带队救场的猪油仔。

在这最漫长的一夜他雷洛活了下来,

是伍世豪换给他的命,

也是鼻息间的留兰香让他失声痛哭了一夜。


           (待續)

 


评论(7)
热度(87)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