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追龍/豪洛]留兰香(6) ABO

ABO背景,想到啥寫到啥

人生中第一次寫ABO 所以很多設定是我流派的

※沒挑錯,有錯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沒挑錯,有錯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沒挑錯,有錯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很重要要說三次)


 

※※※



他们之间的化学变化,并没有刻意的与身边的兄弟提起,或许知道的更少对彼此对兄弟间都会更有保护。

所以当猪油仔提醒着雷洛当心伍世豪安插眼线的事情时,雷洛点点头表示会注意,起顾忌是他长年伪装Alpha的基本防卫本能,但实际上却从没有想过阿豪是不是有叛变的可能。他早已知道哪些人是阿豪安插的人马,而这些人也的确都没有什么实际的威胁性,所以只是要猪油仔多上心并没有要求做出什么实质上的防护行为。

一番努力后的雷洛如期的晋升总华探长,但这也表示他与颜童间的斗争会再度推上新一坡的高峰,并不会因为这样而有所结果。果不其然靠着政治手段,肥仔超被弄出狱的同时亨特也来做苛刻的不合理要求。

颜童放了许多假消息企图影响伍世豪与雷洛间的诚信关系,果然在前往聚会的路上,大威也不免提醒了豪哥,雷洛保了肥仔超出狱的事情。在亨特与颜童双边压力下雷洛还发现颜童的人正紧锣密鼓的跟踪监视着他与猪油仔的举动,导致未能在第一时间跟阿豪联系上。在有其他人的面前他们总是保持着客套的寒暄交谈,那时候他已经没有机会能私下好好与伍世豪说个明白,也因此他很明显的感受到阿豪在见到肥仔超出现的当下Alpha的威压失控到连他都心生害怕的程度,那呛鼻的留兰香与威压感让走靠近的肥仔超都起了畏惧之心。

「豪哥,今天他第一天出来。之前的事情都先放下,过了今夜之后,我不管。行不行?」雷洛侧身遮掩掉其他人的视线手臂轻轻磨蹭过阿豪的,有点安抚意味,希望对方恐怖的神情可以有所改变。

也就那么一瞬间,伍世豪笑脸迎人的转头望着雷洛。「洛哥,你说行就行。」

在初识阿豪时,雷洛总觉得这个人大致上还算的上是个单纯的聪明人没什么胸怀大志,是个与猪油仔一样可以协助他的小聪明。可渐渐的在认识的日子长久后他发现反而自己才是那个比较单纯的人,伍世豪才是那个大局掌控只手遮天的世外高人。

雷洛在爬到这个位置之前也算阅人无数,好坏善恶往往单看几眼就能明辨个七八成,可就唯独阿豪,他总有一种雾里探花,永远都看不透这个人的感受。就算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更不同的层次,但他仍会被那收放自如转换无疑的威压感震摄住。世间的Alpha何其多,雷洛少有见如伍世豪这样善恶一念间,转念利落的人。

「是啊豪哥,做人不能小气要大方点,连这根拐杖都富贵逼人啊,我想我现在走路都没你快啊……。」听似赞美实是贬低,雷洛毫无忍让的一个反手搧的就打了肥仔超一记响亮的耳光。

反正在颜童的交代下,肥仔超是需要假装迎合雷洛的。这种小把戏雷洛怎会不知道?既然你跑不掉我也可以下手狠一点。

就算他多准备了阿豪爱吃的蛇果,在谈吐间多方面顾及他的感受也无法避免这场四分天下拉扯出的冲突。

他以为会一如往常一样的一切静止于那句。「洛哥你说怎样就怎样。」

只是后果来的凶狠血腥,让雷洛措手不及的看肥仔超的耳朵被硬生割下。

他一点都不心疼肥仔超,而是知道了他认定的Alpha,他认为最强大的Alpha也是有如此不堪负荷的一天,而且让他如此狼狈的那个人也不是别人……那张扬的气场杀腾的辱骂一字一句的侮辱着肥仔超也震撼着雷洛。

烦躁的叫人把肥仔超耳朵捡起来,雷洛嫌恶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他厌恶的是被弄脏的地板,肥仔超这个人,以及这个让他与阿豪……彼此都难受的夜晚。

他不能在众人的面前流露出一丝一毫对伍世豪的特别与在意,只能背过身焦急的转动抚着小指上的银戒,可以的话他多想追出门告诉那个人他真正的用意与意思。可不行,他现在只是个Alpha的总华探长,而不是那个唐楼里需要Alpha安抚的Omega。

 

※※※

 

有那么一刻,雷洛觉得一切似乎都被命运之神所玩弄着,他顺利的坐上了总华探长的位置,却与阿豪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他多方想与对方找个时间把话说清楚,可是新官上任的繁忙耽误掉了许多时间,等好不容易有了时间,却又听到阿豪为了阿平吸毒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

他今天回到医院是来打通药厂实验药品的进价回扣的,却遇上了来领药的阿晴。

他们在人海中相望,最后有默契的在他们曾经共同熟悉过的医院后方的小凉亭里,两人各挑了一处椅子,不同面向的聊着天。

「他最近状况不太好,阿平吸毒的事情让他受到很大的打击。」阿晴叹口气把当天早上的状况大致描述了一下,连最近花仔荣的小弟私下挑衅造成阿豪地盘时不时开片的事情也说了一下。阿晴自从搬进去跟伍世豪同住后,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并不影响豪哥对待她们的态度,豪哥疼爱她小孩的程度都让她错觉孩子真的是他的一样。不过她非常的清楚也尽了假面夫妻的本份。除此之外豪哥从来都没有用过亲人以外的眼光看待自己,对她保持的距离与尊重非常自持。

「嗯,连警察这边都收到风声了,有谁卖粉给他弟就断手断脚。只是没想到他最近那么繁忙,阿平又……。」雷洛摇摇头想着看来要跟他好好谈的机会又没有了。「可以选择的话,我相信没人会想踏入黑社会的,所有人都在为了生活努力着,阿豪也是。还有一帮人靠他养着。」

阿晴点点头回望着雷洛。「那天,阿平吼着我说,我不是他大嫂,他大嫂早就死了的时候,我想阿梅在他们的心中一定是非常举足轻重的,不然豪哥才不会毫不犹豫的就把拐杖往阿平身上甩,幸好被其他人挡下了……。」阿晴想到事后豪哥来道歉的态度就觉得不舍,阿梅对他来说肯定是个连提都不能提及的痛。

「阿洛啊,你在难过什么呢?」阿晴笑了笑不解的看着那个有点走神的雷洛。

「?」雷洛被阿晴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搞混了思绪,回过神望着阿晴。

「阿梅,在伍世豪的心中那么重要,那么、能超越阿梅让他如此重视的你,也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才是。我可以感觉到你因为他而产生的负面情绪,你的习惯就是越隐藏心情,你伪装Alpha的香气就会越浓。我想……你可以在多相信阿豪一些,他只是、一时的陷入低潮而已。」阿晴明白所有的Alpha都有天生存在的王者天性,所以在面对挫折时其实比Beta或Omega的反应更大,那从骨子里根深蒂固的自尊心不是随便就能压抑宣泄的。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发现,认识阿豪后,我越来越……像个O……mega。容易多愁善感,受影响,不自觉的太过在乎不应该在乎的事。」在提起那个字眼时,他还是下意识的闪躲着。尤其当他们的关系超过了友谊,认知到对方的特别时,他发现那Omega的天性一天比一天更趋使着他渴望着阿豪。

「你本来就是Omega。天性就如同生死一样,我们不能选择天性,却能控制天性。不论我们是谁所有的结果操之在己,唯心就好。接受它並且駕馭它,並不是逃避它。」

 

※※※

 

他还没来的及却仔细思考阿晴的话,更大的麻烦随着猪油仔的焦急接踵而来。

 

金三角的货源供应出了问题,不实时处理三个礼拜内境内就会面临断货的问题,此时此刻他也无暇处理他与阿豪之间的旁枝末节,硬着头皮叫猪油仔约阿豪到两人结拜的庙宇谈论公事。

「豪哥……我需要你帮我去泰国一趟,玫瑰会跟着一起过去支持你。」望着那略显疲惫却又笑脸迎人的阿豪,雷洛有点担心却也清楚不能再有更多,小威与猪油仔带来的小弟正遍布四周戒备着。

「你就这么信的过我啊?洛哥」敲了敲手上的烟盒,咬了一支也递上一支。

「难道我相信肥仔超吗?四分天下是英国佬的意思,他们怕你一人独大,驾驭不了你。」下意识的停顿,是雷洛习惯的谨慎反应,回神后毫不犹豫的取了伍世豪手上的烟共享烛火,短暂停顿的双手相贴,让他怀念起阿豪的留兰香,下意识的指尖磨蹭着那只尾戒,也被伍世豪捕捉到这小动作。

「等我谈好了回来,我就一家独大了。你不怕吗?」

「怕……可是我更怕的是肥仔超跟花仔榮他们捷足先登了。」勾勾手指,示意耳语,雷洛轻靠上伍世豪的耳边。「我不想在这个时机点徒增你更多烦恼,但我希望你要相信我,四分天下真的不是我的意思,等你回来……等你回来我会好好跟你解释清楚的。」

 

                                                        (待续)

 



评论(6)
热度(60)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