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追龍/豪洛]留兰香(7)(本篇完還會有番外) ABO


这一章节比较长一点点

本篇就在这里完结了

后面会在有个一两篇番外开个车(写ABO不开车会被追杀吧…23333)

没意外的话会跟小布太太出个小合本纪念一下

 


ABO背景,想到啥写到啥

人生中第一次写ABO 所以很多设定是我流派的

※没挑错,有错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没挑错,有错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没挑错,有错字是正常的 故意的   (很重要要说三次)

 

 


※忘記說了,我接下來的一個禮拜都有事情....所以這禮拜暫時就沒更新了

 


 

面有难色的猪油仔出现在机场时伍世豪下意识的认定出了事,却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一件事。那些伤势他可以想见亨特是如何对待阿平的。手里紧握的拐杖似乎都快穿透皮层沁出血丝,他明明在出国的这些日子派人盯好他的……。

雷洛深刻的感受到天不从人愿的无力感,而伍世豪一反刚刚激烈愤怒的在病房内与他争执的态度,只是安静的站在病房前看着昏迷不醒的阿平。

经过医生的抢救,阿平如愿的稳定下来不再吐血。以阿豪的财力要养阿平一辈子并不难,只是这从来都不是他想过的任何一个结局,他本想带着弟兄们到香港打出一片天,然后供养阿平让他读好书做个好人,能有个见的了光的未来与成就,而不是跟白粉黑道为伍的,他比谁都清楚这些万不得碰的东西,他以为这些只要他来承受就够了……。

雷洛知道此时此刻他不能再多说什么了,如果调换立场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听进去刚刚自己所说的一番鬼话,可局面就是如此的荒谬不堪,他的立场身分就是务必说出这些鬼话提醒着伍世豪。

他们只手遮天的掏尽香港的所有金蛋,却也同时受到天外天的英国操控支配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真有那十年让伍世豪等吗?雷洛也没能打包票现在忍下未来笃定有报仇的一天,可现下的局面复仇的确是对谁都不利。

只见那冰冷无神的双眼失神的凝望着阿平。嘴里透出着毫无高低起伏的声响。

「小威死了,死在泰国那个异乡地。阿平活着,却困在这张冰冷的病床。」转过头,伍世豪止不住怒意与哀伤。「而这一切都是那该死的亨特造成的,阿洛。」他知道他在迁怒雷洛,他也知道刚刚雷洛状似无情的言语里都是不争的事实,可他就是无法接受,甘愿的接受。

伍世豪抛下仍旧矗立在窗前的雷洛,背过身往医院的大门方向走去。拐杖摩擦地面的声响嘎然而止。

他是谁?一个信手拈来能够夷平警界的伍世豪,却连帮自己的亲人报仇都得如此小心翼翼。

「我一直都信着你,阿洛,我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强大的。我因你而强大……而成了这样的一个『伍世豪』。可是最终、我获得的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接踵而来的静默像根针扎着相隔的两人,拐杖的声响又一声一声的渐行渐远,而雷洛内心的疼痛也随着拐杖的声响越刺越深。

 

※※※

 

随着廉政公署的动作频频,雷洛内心已经有了退下舞台的准备,人不能贪心适可而止一直是他灰色操守的最高宗旨。此时此刻退下来或许会更好。

不在这个位置上,他需要考虑的一切就只剩下伍世豪了。

至于雪儿的避难处他也早已安排好,加拿大的华人多,清幽适合居住,虽然他从未爱过雪儿,但对雪儿该尽的责任也没少过。那对领养的儿女他也一直都视如己出的照顾与关怀,如今廉政公署已经找上了周爵士,不出几日也会牵连到他们。雷洛风声鹤唳的将名下的财产转移好,辞职信也尽早递出,快速的安排好加拿大的一切。

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说服那头牛了……雷洛叹口气,看了看手上的腕表,撇眼间那只变形扭曲的尾戒闪耀着光芒总是吸引着他多看几眼,看着看着心情就格外变得好一点。

 

※※※

 

在不合时宜的时间点,大威与哑七连着猪油仔三个人待在伍世豪的宅邸门口面面相觑。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虽然大家都是结拜兄弟但最近的不平静搞的人人风声鹤唳,万一里头出现枪声他们到底是要先把枪指着对方还是先冲进去救某一方,大家都没个头绪,只能频频的看着表感叹时间能否跑快一点。

可真实的情况也没比门外大伙预想的好到哪去,雷洛额前的枪是伍世豪抵上的,侧身的则是一直刚在雷洛手下的玫瑰指上的。

「你对我好,就不会插根针在我身边了。」听到雷洛说要把命给他时,阿豪愤恨的盯着眼前的雷洛,道不尽的愤怒梗在胸口,他真正在乎的却说不出口,只能拣出这些旁枝小事撩拨着雷洛。「玫瑰,把枪放下。你告诉洛哥你叫什么。」 

玫瑰迟疑了阵子,终究还是听话的放下枪,待要表明身分时,雷洛早一步的抢先说出口。「阿花,从你到我身边工作我就知道你是阿豪的人了。将九龙城寨受虐的小女孩,培养成那么好的玫瑰,厉害。但是阿豪、你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雷洛看着那瞪大双眼说不出话来的玫瑰,一脸笑意的想象着受到阿豪照顾的小女孩的样子。「我就是知道她是阿花,才会派她辅佐你在泰国的事情。做掉了花仔荣,那么这个天下还是如同原样的是你一人独大。你怎么会不知道?」回过身望着那坐在沙发上一脸震惊的伍世豪。「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你眼里,你心里。」

 

「那你呢?你有没有……」阿豪没把话说完,头痛的压了压太阳穴。「我要跟雷洛单独谈谈,阿花妳出去。」 

所以门外又多了一个,四个人一起站在外面。风吹得有些急大威哑七们很自动的把没风的角落让给了玫瑰,顺便探听了一下里面的状况。 

伍世豪压压太阳穴抬头望着那仍旧站在原地却开始缓缓释出咖啡香气的雷洛,一个啧声,他就是无法抗拒对方示弱的的样子,一把扯过雷洛的手顺势就带进一旁的书房里,谁都不愿意惊动到楼上的孩子们与阿晴。 

一进书房便愤恨的咬上雷洛的唇,带了点发泄也带了点愧疚,而对方毫不示弱的随之纠缠,一来一往间变成一场争锋相对的纠葛。他清楚伍世豪的愤恨难耐也通包了这男人所有的不满,但对方的不妥协不变通也尽是撩拨他的怒气。 

待两人分离时,雷洛被对方压制在门板上,轻喘的两人指间滑动在彼此的身体各处,画过西装外套,走过衬衫衣领,像安慰又像抗议。最终雷洛又再度环上阿豪的肩膀,堵上对方的嘴囓咬,细小蚊吶的劝慰一一的哄着伍世豪跟他一块走。他可以感受到那留兰香越来越浓厚,在那剎那他以为他成功说服了对方一起离开香港,可最终伍世豪在雷洛的锁骨咬了口明显难退的牙印后便将人放倒在书房的沙发上。 

「我明天就安排阿晴跟孩子离开,是我把他们卷进这场纷争的。你明天……一路好走。」伍世豪突然庆幸着他跟雷洛还未能发展到离不开的关系,没有一个被标记的Omega能够长期的离开他的Alpha。不然他真的会放不下对方,他真心会不知该如何处置雷洛。

「你!」

「阿洛,你一直都在我心头上,可这不该是让你来牵制我的理由。」伍世豪抵着对方的额头,鼻尖磨蹭着对方挺直的鼻梁感受那咖啡的香气,或许未来的日子他再也闻不到这股香味了。 

雷洛对于劝说失败一事,轻轻的回撞阿豪,以示惩戒。可他知道这个人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走。「今晚的你让我很生气……。」 

伍世豪拉过雷洛要走的手。「让阿花送你回去。」

「不用,我想试试没针在身边的感觉。」拍掉对方牵制的手,故意在最后酸几句无意义的小事,拉拉衣领,雷洛回身出了书房头也不回的一走了之。

 

※※※

 

「不是在机场见吗?」趁早便安排雪儿上飞机,可原先约在机场见面的猪油仔却匆匆的赶来找雷洛。

猪油仔望着雪儿打了个礼貌招呼后,面有难色的看了看雪儿又看了看雷洛,低声的。「听说……阿豪在等你飞出去后要动亨特……。」

他就知道伍世豪不会那么安分,只是连到这个份上了也还是温柔的待着自己……两相抉择下,雷洛开了车门拿出属于亨特的贪污证据。拜托猪油仔交给严正,让阿正交给廉政公署。眼见雷洛交了证据后便要上车,猪油仔下意识的扯扯雷洛。

「洛哥……就这些事吗?你确定没有要在吩咐我的事情了吗?」


※※※

 

他在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将所有能安置的人都安排好后,伍世豪等的就是雷洛飞去加拿大的那一刻。他心里最在乎的那一抹咖啡香都离开的时候,他才能放心的去找亨特复仇。 

他老早就有这个计划了,只是总是顾虑着身边他所重视的人,最终他还是处处为雷洛总华探长的身分想着,可如今无后顾之忧,他也驱走了一帮跟随他的小弟。因为他知道过了今夜不只白道掀起波澜,黑道也将陷入血腥。他本想也驱走阿花的,毕竟这是他的私事,但阿花说什么都想跟着。在港边码头的牛杂摊旁收到消息说确定雷洛出了香港后,伍世豪便与一帮兄弟用着最后一餐好走上复仇之路。

他们求的一直都不多,就这样喝个小酒,有个温饱,亲人后辈能和乐的一起生活就好,夫复何求?

 

※※※

  

最终他仍旧无法舍下那块心头肉,他当初是花了多少时间承认他的重要,承认受他吸引,要这样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一走了之。他雷洛还无法做到这样没心肺的地步。 

最终他让猪油仔放风出去,说雷洛已经随着雪儿搭了飞机离开香港,那些在机场守候的人通通落了个空,消息也随之传到了阿花那边。他不知道颜童在想什么,凭什么踏过这些无知坐上总华探长呢?待天色渐晚,雷洛躲过一帮人耳目后,才在严正的帮助下带了水警突破重围进入了九龙城寨。 

他赔了猪油仔取了颜童的性命,那句来生还要当他小弟的话语染湿了雷洛的眼眶,而当他寻着浓郁的留兰香找到阿豪时,阿豪的身边也没有了所有弟兄。他知道有些事情已经挽不回了,但还未发生的他还有机会制止。「阿豪……跟我出去吧……。」

只见那趴在哑七尸体上的伍世豪扯着雷洛的半身支起身体,彷佛行尸走肉一般的听不进雷洛的任何劝告。挥手打倒了对方抢了手上的枪毫不犹豫的扯开雷洛攀附在腿上的一双手,径自往亨特逃亡的方向而去。 

既然进来了他就不能一无所获的出去,雷洛打定了不是两个人死就是两个人活着走出去,试图清醒的身影撑着腿也追了上去。 

可在那天台上,城寨顶的晚风吹得让人生冷,雷洛终究没有从阿豪手下保下亨特的命,他不意外也不惊讶,仿若已经可测得这个结局,最终只是淡淡的在自己的肩膀上开了一枪,做好伪证。他可以望见阿豪眼里的惊讶,还有哪股顿时收敛下的留兰香。

那天晚上的那支烟,靠在天台矮墙的他们抽的异常缓慢,彷佛时间就这样凝结在这一刻,晚风吹来似乎带着片花讯息,唐楼的那个夜晚风也是如此的吹着,他们想着过往的人生,未来的彼此。

 

※※※

 

颜童的死表示着群龙无首,仍旧身为总华探长的雷洛在斥退了整帮镇暴部队后

照着原订的计划迈上了逃亡之路,屡劝不听下,那个夜晚阿豪深深的抱紧雷洛汲取那少有的咖啡香后,婉拒了一同逃亡到加拿大的选择,决定由严正铐上手铐接受法律的制裁。 

严正做事向来一板一眼,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性格在警界也是非常的通透清楚。这天他异常睡的深沉,彷佛什么风浪都叫不醒他一样,但在港边的羁押时间他还是没错过,按照规矩严正便要在时间到的时后将伍世豪转送到另一处候审的羁押庭,可一切并没有那么顺利,待他进了看守处要将人调出时,伍世豪已不在原先的牢笼里了。而看守的弟兄们几个被下药睡的深沉而几个被反关在牢笼里正等待救援。

 

※※※

 

伍世豪站在清晨浓雾还未散的小渔港边看着那坐在渔船上的人影,有满满的无奈与无言感,他人生中第一次被劫囚,而派人截他囚的人在前一天还是香港的总华探长。

「我最多只能做到这样了,阿正说什么都不愿意亲自接你过来,我跟他说破嘴了还是只愿意帮到这里,所以……我只好请人去劫你囚,但他答应我不反抗就是了。」雷洛一脸反正你也逃不掉了就快点上船的无赖感,这是他们认识的这段时间以来少有的顽皮。

「我以前为何没发现你这么任性?」

「以前在我的眼里,你只是我的过客,所以我可以包容。但现在在我眼里你是我最终的目标,说什么都不能错过。」

「讲话这么好听?」

「不好吗?」

「万一我不上船怎么办?」的确他到现在还是站在岸边阶梯上,没有拐杖让他走路更颠颇了些。

「你应该清楚这是什么吧?」雷洛扬扬手上两个暗棕色的瓶子,一个狭长的Omega抑制剂跟一个矮宽的Alpha香水,没一会儿的就被雷洛往海里扔,丝毫没有给伍世豪犹豫的机会。「你不上船,我这一路上会碰到多少个Alpha还是Beta我也无法保证了。」

 

                                       (完)


评论(7)
热度(70)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