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追龍/豪洛]留蘭香番外─你、我,我們(4)

請注意※真正的結局沒有停在這裡

請注意※真正的結局沒有停在這裡

請注意※真正的結局沒有停在這裡

在下一篇文章,只是兩篇文章不適合合併發在一起 所以我拆成兩篇了



※※※


以雷洛的年纪来说,这女娃来的不容易,虽然他自己长年没有Omega的自觉,但任谁都知道过了一定的年纪再怎么适合受孕的身体都会有所风险。

很庆幸的雷洛并没有在孩子诞生的阶段受到什么折磨,只是在醒来的时候悠悠的说了句。「就这个了,再有我们也养不动了。」

只是两个初为人父的新手父亲,刚开始连个尿布与泡牛奶的温度都搞不定,也是街坊邻居还有医院的教育下渐渐的才上手。这孩子像是天生体贴着两人一样,没带给他们什么大烦恼,该喝奶时就乖乖的喝,该睡时就睡,也少有半夜醒来哭闹的问题,唯一算是困扰的算是超出年纪的好动,一双小小的手脚总不停挥舞着,或非得要其中一人抱在身上才行,以至於多数时间孩子总是待在背巾里跟著两人东奔西跑的。

从孩子出生到雷洛能安然回到住所的这些日子里,伍世豪凡事亲力亲为,事事都顺着雷洛跟孩子。可就独独为了一件事,让他们第一次在摇篮旁小小有了争执。

那是出院后已经两个月的事情,雷洛一直跟阿豪对于孩子的名字有所歧异。在医院时他们很有共识的同意孩子的小名【玫瑰】,所以至今都是以小玫称呼著小女婴。但就唯独姓名的部分一直无法取得共识。

「跟你姓为何不好?我生下她你赋予她,这不是很有意义?」雷洛无法理解让孩子跟伍世豪同姓为何会遭到对方强烈反对。

「我希望她跟你姓,让她冠上你的姓。阿洛,从我还是个名不经传的小混混时,我就没做过什么反你的事,但就这次。」

「你明明就不听我的话杀了亨特,也不听我话不跟我上船,也不跟我去加拿大你……」雷洛开始细数伍世豪做过哪些”伍逆”之事。越讲眼前皱巴巴的可怜表情只是让雷洛更讲不下去。「你好歹告诉我为何你那么坚持……还是你不认这是你……」

伍世豪急忙把雷洛的嘴摀住。「乱说话,这是我的孩子,我第一个女儿,这种话不能让小孩听到。」望着一旁在摇篮里睡的正香甜的宝宝,那还皱皱红红的皮肤还需要些时日舒展开来,阿豪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这从雷洛身体里诞生出来的生命。那是他赋予的,他跟雷洛真切链接的果实。「你充其量是个在逃的前探长,而我、随便判个刑都可能是死刑或者无期,我不希望哪天有个万一,我们需要离开她时……我的孩子以后的标签是黑道的女儿。你还曾是个警察,探长。再说、跟我姓的没有一个有好……」

这下换雷洛把眼前那张嘴摀住了。「我要是冠了夫姓不就跟你姓了,乌鸦嘴。」他没想到伍世豪能把心思想得那么远,见对方没有要再说下去了才把手放下。还不时哆嗦要他把那嘴胡子剃了省的亲的扎嘴。

见对方没有再反对了,阿豪顺手将人揽进怀里,刻意的用那嘴胡子磨著雷洛。嚷嚷著留胡子比较有威严,谈起生意比较胆大气势。


「跟阿晴说说吧。」雷洛想好了名字,转个弯跟阿豪提了提。

「也跟雪儿说说吧。」伍世豪同意了那个名字,想了想雪儿知道肯定也会开心。

雷洛轻滑过那稚嫩的脸颊。「她不用会掏金蛋,可以平平安安顺顺利利过一生就好。」


「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评论(1)
热度(36)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