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R18有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準備好了嗎?

想好了?那就開始吧!






※※※

『Sherlolly,准备好迎接我的归来。』

『Of course,My older brother.』

『Son of a bitch! 好好跟你的《Frankenstein》办场惜别会吧!』

还不算暖的三月天,Benedict掩着大衣从《Frankenstein》的公演场离开要回到居所的路上,一声APP通知让才吃一半的烟熏鲑鱼三明治的吸引力正式告吹。

〝Pocket Martin〞 要回来了。或许是手机里面那Martin传来的《The Hobbits》定装照显得……娇小。Benedict突然想起好久以前一次的花絮访问,随口脱出了这个词形容Martin,当然,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形容Martin是个多么高才疾足的人,但似乎媒体解读的后续效应……不过至少带来的是正面影响。

从《Sherlock》第一季结束没多久之后,Martin就飞到New Zealand去参与《The Hobbits》的拍摄,连《Sherlock》的宣传都没参加,直接飞了过去。

然而一份通知的邮件与接踵而来的文件,说明了两个月后即将带回Martin与整个《Sherlock》剧组。是的,第二季要开拍了,对于这件事情感到既兴奋又紧张,巴不得拿到通知的隔天就开始。这兴奋感差点让Benedict就这么忘记手头还有《War Horse》、《Tinker TailorSoldier Spy》的相关工作未完。

两个月后的这份重逢,对Benedict是多么深具意义,这个改变我生涯的剧组……与那个人。

※※※

「我突然有点能理解那些粉丝创作的灵感是从哪来的。或许不是始作俑者但一定也是共谋之一了。」Benedict摊坐在休息室的铁椅子上,看着手机上那不久前Mark发表在Twitter上的照片,虽有微词但也不敢造次的趴在桌上。

「这也是一种宣传手法,想继续拍下去当然就要有收视成效出来,观众群是要靠经营拉拢的。」Martin翻阅了更后面的剧本台词好酝酿下一回的对词,嘴边不忘嚼着熟透香甜的香蕉果肉。

Benedict认同经营学的言论,但那只是两人平时相处的互动,不足以为奇的画面。只是经过互联网的一番推波助澜后往往都会成为……那有些尴尬但又别具创造力的成果。Oh……他想起了Martin在New Zealand时传给他的一些图片,嗯……让他又爱又恨的。

「……我想你脑袋里面现在出现了那些红内裤。」笑得恶意,亲近逗弄趴在桌上的Benedict,看到对方无辜又惊讶的表情惹得Martin捧腹大笑。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坐直身子,Benedict伸了伸手臂支支吾吾的还未说完的话又被快人快语的截断。

「在准备BAFTA的感谢词了吗?Ben,自信点,《Sherlock》是好剧本,你是个好演员,BAFTA是唾手可得的。不是有更多的导演找上你了吗?Steven Spielberg也都为你破例过了。」距离BAFTA没几天,任谁都会有这样的联想或者不安。

「……。」

「Oh……Ben,烦恼什么?说清楚;不然就不要说,振作起来把事情做好。」Martin从一踏入会议室开始,与这男人再度重逢后,除了孩子般的兴奋喜悦外放了些,彷佛什么都没变似的,十足的默契让对词一切顺利进行,情绪拿捏得恰如其分。但,就是有那么些什么让人感到非比寻常。

静默抿嘴,Benedict吸了口气:「我跟Olivia正式确定分手了。我知道你不看那些八卦小报。」虽然新闻早就报很久了,但自从上次复合到现在的这五年间……两人并不快乐,时间与相处的补足还是无法让这段变质的情感有所正面的发展。这次,是和平分手,没有谁对谁错,只能说或许是双方的理念从一开始就面临会渐行渐远的局面。

 

「我不会让私人感情影响工作。只是,我承认,我的确有些感叹,毕竟10年的光阴不短。但我会释怀,尽快的。而BAFTA……我从来都不相信自己拥有幸运。」……甚至是幸福。Benedict越说越小声,完全没有在Martin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意味,到最后扯了一抹苦闷的笑容,终究垂下了嘴角。

没有言语,彷佛就是一个最棒的陪伴者,Martin张开手臂紧紧将对方环入怀中。那熟悉的温度与味道让Benedict想起在拍摄第一季的时候,在还未完全驾驭住「Sherlock」的那时,挫败的在剧组内对自己发脾气,无法冷静导致焦虑与失衡。他知道这是一个让自己走向另一个舞台的机会,肩负了很多人的期待,所以试图让自己更好……可惜却适得其反。

 

当时Martin拉着人到了保母车内,只是静静的听Benedict如何的失控失志嘲笑自己,那长篇大论与神经质的咆啸就犹如Sherlock烟瘾上身一般。等累了颓废的坐下,才在不经意之间感受到Martin的拥抱。

从那时候开始,Benedict才开始相信着拥抱给予力量的论点是多么身体力行的实践在自己身上。

「咳……再抱我要拍照了,贴上去Twitter搞不好会当机。」Mark敲敲桌面让Benedict从回想中抽离,Mark提醒两人下一轮的对词,即将开始。

「大哥还不来安慰可怜的Benny小弟。」

「你都抱完了,我看免了。」

Benedict尴尬的感觉自己像个讨安慰的小男孩。「我去抽根烟。」站起身清清嗓子,飞奔似的抓着烟就往门外走,Martin与Mark顺着视线盯着人走远。

「BAFTA别让我坐在那小子身边,虽然已经心里有底,但我仍不敢保证我会不会砸杯子上台。」Martin盯着早已关上的门淡淡的说着。

 

                            (待續)

评论
热度(31)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