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2)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R18有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準備好了嗎?

想好了?那就開始吧!




※※※


那是一件令人高兴、振奋,甚至是感动的,关于获得了BAFTA最佳男配角奖这件事情,这对自己是一个非常大的存在意义。但也仅止于这样而已,其他的,例如Benedict红着眼眶在私下的时候靠在Mark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这事情他一点都不想回想起。

是的,这次男主角的胜算不大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毕竟Benedict演技上的火候在这些食古不化的评审眼中的确是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只能说是运气不好踢到了这块题材的铁板……

演艺圈待的这些日子,看透了人间冷暖……除了实力,运气机缘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尤其在这个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一定会遇到伯乐的环境里。每年有多少新秀怀抱着梦想踏进这个圈子的?然而又有多少人像自己一样熬了多年演了多少烂片才有幸被这样的剧组看上而拥上这座奖项的?甚至有些人终将演着那些烂片子到终老,都不见得会被观众记住名字。

 然而,这怀抱着梦想的孩子,汲汲营营的想证明些什么的垫起脚尖伸长双手,就只差那么一步,还是让那快到手的奖杯给掉到了别人手中。

谁不知道呢?这个仿若成熟识大体的孩子手里可紧紧握住那自卑的牛角尖。

想起那天强忍泪水,逞强的藏起失落的样子,好像在对自己控诉:「你看,我早说了!不论我多努力,永远都不会被肯定,被证明!一定是我不够好。」

谁都不愿他这样想着看着甚至埋下了这些心情,虽不忍却又不知该如何的帮上这令人怜惜的孩子……

毕竟,拿着奖项说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奖的人是极度虚伪的,所以他无法在这个失落的孩子面前这样虚伪。毕竟,这个奖项也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当人们提起自己的时候不会再是任何一部搞笑片的角色……也不再是……

回过神,手上的The Hounds of Baskerville的剧本,已经捏得有点皱。

旅馆房门的铃声正勤奋的发挥作用。

「Ben?」一开门,便看到Benedict拿着手机与剧本站在门前。

「……Mark在来Cardiff的火车上闹脾气。」为了他的伴侣没有做早餐给他吃以及他足足饿了四个小时的这件事。

「他可是编剧!」几岁了,闹什么脾气?而且这档是他编的!吵着要来的也是他不是?

「也是个GAY。」

「……好吧……你说的对。」输了。

愣了下Martin抬起头盯着站在一旁的Benedict:「你是来跟我讨拥抱的吗?」

「不,只是能否让我稍微待在这一下?还有我已经不是个会缠着妈妈不放的孩子了。」Benedict摸摸鼻子微笑的依着Martin让出来的路走进房内。

「Oh……那就像Sherlock需要Watson一样当个镇定剂之类的?」Martin开玩笑的关起门来。

「……Yeah~就当作是那样吧。」故做轻松,拉过一张椅子平稳的坐在Martin的椅子旁,安静的翻起下午要拍摄的几幕戏。

缓步走回自己的位置,摊好了剧本轻缓的观察着Benedict,现下就像只安静的小狗安份的在位置上寻求一个舒适的姿势。

「有几幕我需要你的协助,相信我们不用刻意套好,但我想征求你的意见。」Benedict指着画出的重点,却没有常态性的听到Martin的附和声。

抬起头只看见对方望着自己。「Ben,记得自己曾说过的话吗?你说,我很娇小,当然我对这词颇不满意,但在你心中却很重要。」

「我记得,我的意思是…………。」Benedict想起第一季花絮时候自己所说的那颇令人尴尬的话,但当下只是想表达自己是如何的重视这位伙伴、这位拍档。那的确是当时的心情,然而……现在是……。

「我懂,你是我的好伙伴。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很重视我这位伙伴,我希望你相信我是真诚认为,你在我眼中是最棒的演员。没有你的Sherlock也不可能成就Martin Freeman 的John Watson。」

※※※

Martin时常在公开场合上不吝啬的发表对自己的支持与赞美,当然开玩笑的尖酸刻薄也没少过,但Benedict总觉得那或许是带着点提携后辈的心情。

第一次被对方这样真切认真的私下赞美着,让Benedict有些不知所措,当然更多的是感动。不过当Benedict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也已经是好几天后的事情……。

也许是那十几天前Martin的一席话有了安定凝神的作用,Benedict觉得这一切都如想象中般的顺利,不管是《Sherlock》的拍摄进度还是自身的情绪稳定。但人就是这样,当过得太平安顺遂时,总是会有意外发生。

「笨蛋是不会感冒的,看来你真的太聪明。」Paul盯着红着鼻头走出饭店的Benedict只能摇摇头的转身与场记商量。

这天Cardiff的气温骤降是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才刚认为英国的气象局何时能有那么精准的表示一周晴朗,果不其然的就……谁都不愿第一季的肺炎事件再度发生,每个人都绷紧神经的确认Benedict的状况。

大致上精神状况良好,只是今天要拍的部份刚好是最需要动用到喉咙的地方,那足足六页Sherlock受到惊吓的连贯台词。商议之下,决定先让Benedict回旅馆保养一天的嗓子明天再决定,有了前车之鉴,这次Benedict也不敢再逞强要求拍摄。决议后,所有的剧组人员先替换改拍明天的进度。

一番协调,Benedict留在拍摄地点观看Martin排戏,当然是把自己裹的像支猪脚才让导演同意放行。记得从第一季拍摄时候开始,他很享受看他演戏,那是一种仿若自己身历其境的感觉,这不是演对手戏时能感受到的。与其待在极其无聊的饭店中,不如窝个位置这样默默的看着。

或许是感冒带来的疲倦感缓缓的随着时间累增,四肢沉重的昏眩感慢慢涌现,但还不至于带来太多的不适,只是思绪就这样随着备戏的等待期间越漂越远,不自觉间,混沌的脑袋中他想起Olivia的脸。 

曾经他们是多么的亲昵,人生规画中处处都有着Olivia,但的确这都是自己的人生规画,而不是跟Olivia的共同规画……当意识到这点,两人早已陷入无法改变的僵局。

 

本以为自己会失意,却在尘埃落定的那刻,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对自己也为对方。

但这样的放松感并没有维持多久,也该死的意识到在这个节骨眼回到了

《Sherlock》剧组有些麻烦存在,那彷佛是绕了好几圈的山路,终究在被神愚弄一番后又指点回原来的路上似的。再没有理由能够让自己漠视这样的心情;甚至可说是逃避。

那在第一季拍摄的期间就潜移默化酝酿出来的心情……

Benedict将抵埋在手臂中的脸悄悄露出,盯着那在排戏的身影小小的叹了口气。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这种情绪的呢,反复的思量后无法替这个问题找到解答,只是在那一回眸一抬头间就注定要发生似的……。

那些在媒体采访上所说的一言一语都是如此的真切,但又是那么的荒诞不经。 


                                            (待續)

评论
热度(15)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