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3)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2)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R18有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準備好了嗎?

想好了?那就開始吧!



※※※


「Martin?喔……是Martin……这很好……不……不不!抱歉!」昏沉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慌张的从椅子上立起身子。

堆栈在身上的3、4件羽绒外套随着毯子翻覆滑落。该死的他睡着了!

这些……Benedict看着滑到地上的羽绒外套,他记得在昏睡过去之前只裹着厚厚的毛毯才是。

 

那时他做了什么?

喔对……

 

「可能你看起来活像下一秒就会被冻成冰柱的样子,每个经过的女性工作人员都把羽绒外套往你身上堆了。」阖起手上的杂志,交迭的双腿优雅的放下后捡起一地的外套。 

「……是这样啊……Oh……对了,排演!排演不继续吗?我想我可以的。」Benedict望着远处该是排演的地方除了器材外空无一人,环视了四周只有Martin坐在自己身边。还有那准备转换成夕阳的鹅黄色光辉静静的在天空中闪耀着。

「你打呼声太吵他们罢拍了。」

「……」

「不要当真!现在只是休息时间。」拿起书轻敲了Benedict的额头拉起笑容。

「沟通好了,今天不需要你排演,既然醒了不考虑拎着你的奈勒斯毛毯回去旅馆?」

所以你要跟我回去旅馆?

有那么一瞬间Benedict脑海中浮现了这句话,微愣后才发现对方是在说自己手中紧抓的保暖毯,心虚的低下头:「我现在感觉挺不错。」

「可惜,Paul对我逆来顺受的场景你也错过了。」Martin笑得阖不拢嘴,想起刚刚逼着导演做的事情就觉得好笑,谁叫Mark不在呢?张大眼睛望着Martin笑的自信,可想而知Paul或许又玩游戏输了什么……。

举起双手拉拉筋、扭扭脖子转转脚,试图让僵硬的身子恢复,暖呼呼的手掌揉上了脸放松脸部肌肉才在张眼间看见Martin递过来的茶杯,接过那杯身贴着「Benedict」的马克杯,里头正是暖和冒烟的姜红茶。

摇了摇手中的保温瓶轻轻的放在一旁,Martin收起笑容彷若还说了些什么,一些不是那么重要的……而后,他安静的拿起了Benedict的剧本开始圈起了明天的进度,剎那间只有翻页的声响与偶尔吹起的冷风流转在空中。双手握着姜红茶放任自己躺回椅子上,静静的望着Martin,没有任何言语,就这样静静的凝视着……彷若一条长河,祥和温暖的平静就这么的流过心田……。

 

※※※

 

这场感冒并没有影响多久,很快的补回了所有的拍摄进度,只是在拍摄沼泽的追逐戏时还是有点不小心的,Martin从斜坡上滑落了下来。万幸的没有伤了脚,但还是刮伤了手臂,渗了血留了些伤,不严重但面积也不小。 

原先决定休假就回去陪伴孩子的Martin,并不希望这一点伤惊动孩子与Amanda,索性在第二天的休假就留在Cardiff休息,但每天致电给Amanda的习惯并没有因此而中断,聊了一下拍摄状况,关心家中的问题还有跟孩子道歉无法回去的事。 

离晚上的电影聚会还有一段时间,说穿了只是Mark又来分享一些东西准备晚上一起窝过去看罢了。正没有头绪,旅馆的门铃中断了Martin转动中的脑袋。

「你不回Hampstead Heath?」还没等对方开口,Martin已经先反问这原先一大早就该搭专车回NorthLondon Line的家伙。

「我想,回不回去对现在的我影响不大。」一抹苦笑小小的讽刺一下自己目前没有人在等待。

「所以你也要参加今天晚上的烂片之旅?」Martin调侃的笑说,他可没讲是因为Mark被逼着不能回家才要拖大家一起无聊!

「我迫不及待的想参加,这些烂片都他妈的很有意思不是?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整个白天要过,我借了一辆车,一起去看球赛?」摇了摇从工作人员那借来的车钥匙。

「Cardiff?Localcharacteristics?」嘴上虽问,但早已拎着钱包跟外套开始做起准备。

「I believe you will like it……maybe.」靠在门框眼神随着Martin的身影移动,扯了个笑容,嗯……他也不敢保证。

「I will be looking forward to seeing how bad it is!」戴起了墨镜,Martin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指示着Benedict一起出了房门,雀跃的步伐让他期待着接下来的节目,毕竟他不用考虑太多,自己当然只负责坐车而已!不是吗?

愣了下,走在前头的Martin倏地回头:「就我们?」

「如果你觉得现在是吵醒那些三天没有睡的伙伴们的好时机……。」

「Good.」演艺圈想生存下去除了那些金主外,也千万别惹毛任何一个灯光师摄影师甚至是造型组的,那会让你更痛不欲生,尤其在你脸上动手脚的时候……。

 

※※※

 

「那叫打球?我看只是追逐核桃的一群松鼠罢了!他们真懂得橄榄球的精神?」毫不留情的对着那追球却杂乱无章撞成一团的队伍发表感言,Martin转头瞧了一下正咬下棉花糖的Benedict一眼。对方只是无辜的吞下棉花糖轻咳了两下彷佛有什么要发言似的,但最后也仍只是默默的咬下又一个棉花糖。

上班时间看台上寥寥无几的人影显示着球场上的稀落,但Martin两人仍旧找了个较为隐密的水泥看台上的位置,看着草皮上那来回追逐的大学橄榄球校队。

撇开距离 London至少需要二至三个小时的车程, Cardiff这里所拥有的一切也都是很值得细细品尝的,从第一季到此拍摄时Benedict就蛮喜欢这个地方。那些腹地面积大的夸张的公园、古堡,甚至是购物中心。

「呃……所以你不喜欢?」

「不,我爱死了。这青春挥洒的热血运动,看起来格外笨重但又让人过瘾。」Martin羡慕又忌妒这些年轻力壮的学生活力。仿若就在眼前似的,悄然的想起自己参加壁球国家代表队的那段日子,虽然苦却又乐在其中。但真相是,年轻气盛的高傲只不过是熬不过低潮期的恐慌,最终,导致自己毅然决然的离开那个环境。

若有所思的,又再一次转头盯着Benedict。

如果没离开那个运动,是否今天早已是个国家代表队运动员退休下来的教练呢?也搞不好只是个开着唱片行的小老板?

是否没离开那个运动……没加入剧团就不会遇到Amanda,不会有亲爱的宝贝们……也不会……也不会…… 

顿时有股厌恶感油然而生,让人不舒服了起来。

就这样硬生生的鲠在喉头,让人不舒服又吞不下去。

怯怯地抬眉望着Benedict,无法想象没有他们、无法想象没有这些遭遇、没有Amanda、没有Ben、没有……

 

自己将会是如何的一个Martin Freeman?

这不像自己,假设性的东西从来都没有意义。

轻摇了头让自己把注意力又集中回球队比赛上。

然而比赛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中场休息已经是可以吃午餐的时间了,Benedict决定不再继续看下去。准备站起身离场,便看到一旁也一同站起身的Martin不自然的踩空,反射性的一把抱住了对方。

「Oh……!谢谢。」有惊无险的,看着那踩空的坐台,想象了一下摔下去撞到水泥地的惨剧。

「哪只脚?」Benedict并未松手,仍死死环抱住Martin,那瞬间的异状虽然不明显但仍是被他捕捉到了。如果现在松手,他不敢保证这个人到底站不站得住。

嗯,显然是有肌肉拉伤的迹象,颇讶异对方的察觉……Martin有些庆幸对方的敏锐。

「右脚,我原想没大碍。走路也都正常,但某些角度下就……。」Martin也反射性的紧拉住Benedict肩头上的衣服,正试图从疼痛的脚上找到平衡点。

「要不要先坐下来?」Benedict试图弯腰让对方像个挂在树上的小猴子一样,可以慢慢的降落回位置上。

「NO!」随着Benedict弯腰的幅度越大,Martin可感受到脚上的疼痛越剧烈。

Benedict又立刻调整姿势让对方恢复到最舒服的状况,两人就这样维持着别扭的环抱站姿,悄悄的卡在角落的看台上,远看就像是一个人依在另一个人怀里似的,还好有大片的遮阳屋檐造成的阴影显得不那么明显。

虽不妥当,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有点享受这短暂的体温与怀抱。静默了下,两人互抓着对方的手臂相视后笑了开来。

「他妈的,Twitter会当机的。」Martin率先发难的笑开。

「谁管他当机不当机,我怀疑下一刻Mark就会抓着他的手机冲出来拍照了。每部戏不是都该跟女主角来闹个绯闻之类的?」那该死的迷哥。

「你是该死的女主角?那是Hollywood的传统。谁跟那些蠢透的美国佬一样。」微微的调整着脚上的重心,缓慢的抓着Benedict的手臂转动着踝关节。

「你现在的姿势活像是要跳华尔兹。」难得的调侃了下Martin,自己早已笑得阖不拢嘴。

「Oh~到底谁才是舞蹈白痴。」那个惨不忍睹舞姿的Benedict竟敢嘲笑他!当然一顿的欺负与数落也没少给他了。

两人大约站了十来分钟后,Martin再度试着探测脚上的状况。

「可以了。」扭了扭脚,试图让那不适感更舒服点,调整好身上的侧背袋,戴上墨镜好重新出发。

「餐厅距离这里大约35分钟,你确定可以?还是我们直接回旅馆?」Benedict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注意观察Martin是否又有异样,两人缓慢的走下看台。

「回去也是要痛,我倒不如去享受美食边吃边痛。」

「……」也是,都忘了他对吃的执着了。


                       (待續)

评论
热度(17)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