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4)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3)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R18有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那是一间普通的家庭式餐厅,Martin很喜欢这种料理,尤其是又有提供大量的蔬食,更是让这间讲究健康舒适的餐厅大为加分。带有点灰泥墙砖的风格,仿若小型的古堡造型,随着服务员的带领,两人挑选了一个有大片落地窗的隐密包厢,能看到庭外的美丽又能保有隐私与轻松。

舒适沙发与雕花的实木矮桌很得Martin的赞赏。

摇晃着水杯,Benedict背靠在沙发上盯着正吃进花椰菜的Martin,有种……喂食小动物的错觉。

当然这种想法如果被知道肯定不是避开颧骨就可以解决的。所以每次一起吃饭时总很识相的把这种想法一起吞进肚子里。从开拍到现在两人其实没有什么实际确切的聊到天、谈到话。所以在等餐期间才轻缓的听Martin谈起拍摄《The Hobbits》的大小事。

「每天都在泥坑中打滚,那真是……。」

「那真是不适合在用餐时间提起的事情。」Ben笑着接话。

「对,我几乎是每天都跟Amanda抱怨那堆泥泞。」

咀嚼时决不讲话,这让Martin一顿饭总是显得缓慢而优雅。草草用餐完毕的Benedict倒是挺享受这样的悠闲时间。

Martin很少谈及私事,就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也很难从他口中听到些什么,这是有一定认识的人都会知道的禁忌。但偶尔仍然不经意的会在谈笑风生间听到他对家庭的美好感想。

是的他承认,偶尔听他谈起这些是有那么点不舒服,但又为他感到开心。

「当父亲的感觉很好吧。」听着Martin谈起了Amanda时,不由自主的打断Martin。无意识的脱口而出才发现自己有那么点不礼貌。

微愣,拉起笑容的。「嗯,很棒。恨不得天天能陪着他们成长。我很爱我的孩子,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Martin眼波流转间想起了Joe与Grace,笑的开怀。「你不也是?」

「拍戏呢?我相信我们都对于戏剧有一定的热忱才是。」就那么的希望对方所说的能有点什么不同,Benedict回避掉回答。

「Hmm……我享受拍戏。但现实是,这是一份用来赚钱的工作,不该是我完全投入生命的地方。每次接了新戏……当然你知道我其实超级挑剔每一份工作,所以拍摄时我都希望能尽力完成、尽早回到那舒适温暖的家。但不否认的……我仍旧珍惜跟每个剧组相处的种种,那也是一种大家庭的气氛。那很好。」拿起一颗小西红柿玩转了两圈塞进嘴里。

『那我呢──』有那短暂的不成熟冲动,让Benedict差点脱口而出,但最后还是紧闭起来不再言语。

「Ben你跟狗仔签约吗?怎突然想这样问。」Martin不以为然的将吃得差不多的盘子迭在了一旁。

「喔不……只是有点忌妒你的家庭如此幸福。」讲得开怀,却有那么点不开心弥漫在心底。

「我真感谢你的忌妒。你可以的,你那么的喜爱孩子。婚姻……或许不全都是那样的美满。但家庭仍旧是可以存在。」Martin想起了过去想起了与Amanda一路走来的过程。他们没有想过用婚姻束缚对方。只要相爱相惜,有没有那张纸一点都不那么重要。

「是啊,只要相爱相惜……能不能有那张纸一点都不重要……。」Benedict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轻声呢喃,带点感叹,带点愁绪。

※※※

Cardiff的外景拍摄过程告一段落之后,并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一行人又匆促的转回片场进行起A Scandal in Belgravia 的部分。但如果这个圣诞节场景不用在夏天过的话,这段拍摄过程会更完美,Martin实在不想回味那穿着毛衣长裤窝在片场内的221B拍摄圣诞夜片段是多么的有……味道。

尽管片场内的空调已经开到了极限也还是不符合穿圣诞毛衣的条件。

今年Cardiff的夏天还真他妈的与热带地区靠拢。

他真想让Mark也来尝试看看在七八月的盛夏穿毛衣的乐趣,可惜并没有Mycroft的片段真令人惋惜,啧!

褪下来的毛衣增加了不少重量后,Martin决定需要洗掉这一身的汗臭味才有办法继续存活下去。当然,Rupert Graves早先一步达到轻松舒爽的境界,颇让人羡慕,那几个只穿衬衫西装就能活下去的家伙!其实也没那么糟,更糟的都在中土世界发生过了,那是个大家一起脏的世界。转个念想,心情突然愉悦了几分。带着清洁过的舒爽,为天亮后的「对决」做准备。

※※※

晃眼进去休息室便看见Lara Pulver与Benedict在讨论明后天要飞往美国拍摄《44号》室内景的部分,的确不是很乐见Lara正跟Benedict谈得愉快,尤其是两人对舞台剧的交流切磋的话题已经占据了30分钟这件事情。

喔,这一切都是为了要培养角色情绪所需要的,毕竟这次的Dr. Watson不是那么的好驾驭,一种蕴结的情绪既要外放又不得展露。需要的不是如何展露演技、而是共鸣;所以他正在酝酿着医生的敌视与独占。

独占?这字眼瞬间闪过脑海间,却突然感觉有那么一点别扭,想否定又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代替。有点纠结的就这样傻楞的站着。

「Oh~Dr. Watson, Didn't your mom tell you how totreat a lady?」千万风情的伸手环上了突然出现站在一旁发起愣的Martin,揣摩起Irene的语调神情。

她好像闻到了一点醋味,就像加了毒药的醋。还没等对方响应,马上又换上了亲和的表情,率性又端庄的拉开距离对着Martin笑了笑:「明天的告白戏我好期待。」像个小女孩般既期待又紧张的,带了更多的愉悦感。

Lara虽然还算是电视剧的新手,但在其他领域上可是活跃万分,说是紧张倒不如是期待的躁动感令人为之一亮。其实早在还未有Irene的戏分前,Lara便会偶尔出现在拍摄地点观摩着Benedict与Martin的拍摄状况。这似乎已经是Lara的一种习惯,尤其是在单元剧的时候,更是需要这样戏前的观摩,那会让她有一种融入感,好更快速的与角色融为一体。

经过这样的事前观摩与正式演练,开拍后,Lara很快的与众演员们融入剧组,那些〝马里特的木锤〞与〝大富翁〞之颣的游戏也随之带进了拍摄现场的等待期间,当然……她才不会承认他们玩得像群小男孩似的。

「那才是我们真正的对决。」Martin笑了笑的扬眉耸肩,侧头看了坐在一旁的〝Sherlock〞。

惹笑了Lara却反而让Benedict愣了下,有些状况外,想了想才记起明天是发电厂的戏分,是John与Irene的重头戏。

A Scandal in Belgravia其实早已开拍了一些时日,但正式要与Lara Pulver领教Irene Adler的多重面貌则是现在才开始。

拍戏这文件事可不像电视上播出时候的按部就班,往往是依地点时间取决拍摄的段落顺序,当然能够快速的掌握角色情感的跳跃、揣摩,也是身为演员的必备能力。

因此Lara Pulver的第一幕戏是从Irene调情般的诱惑着Sherlock而Sherlock偷量脉搏的那一场戏开始,Lara的精湛演技很有能耐的在瞬间与Benedict起了共鸣,很精彩的对决,吸引了很多当天休假的工作人员围观。

当然,还算得上闲人的Martin就这么的坐在Moffat旁一同感受那临场的张力。还依稀记得当两人一气呵成的瞬间,几乎所有在场人员都鼓起掌来赞美。那是一场非常令人惊艳,屏息以待的演出,值得所有人高兴与欣喜,其中演员的自发性巧思也获得了导演赞赏。

但,就有那么点的不服气,就那么一点点。

不太确定这种心态是代表什么,但确定不是来自于演技问题,先不论这杂乱的想法,只是在之后的每场戏中,Martin决定将这心情当作是一种蕴酿的源头,毕竟这次的Watson脾气可大了。

 

                         (待續)


评论
热度(16)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