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7)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6)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R18有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一年一度的奥斯卡之后由Vanity Fair举办的庆祝派对在2012年的2月也如期的盛大举行,占着身高的优势总想知道那个人在哪里。彷佛生来就是为了他而灵敏的第六感,在那准备前往顶楼酒会的电梯旁看见了许久不见的身影,从《Sherlock》杀青后一直到现在也刚好半年有之……

「Benny。」先注意到他的并不是那殷切期盼的身影,而是那总是保持着微笑亲切的Amanda;正挽着先生的手从容的向自己挥了挥手示意。

「Hi!」

正与其他人寒暄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Martin才转过头瞧见了好不容易穿越人群靠近的Benedict。

「Ben这大衣配的不错,领带……」自然顺手的放开Amanda向前一伸状似来个大拥抱的样子让Benedict不经意略弯了腰,Martin顺势将Ben打得有点歪的领带拉正。「还好这是死角,真不敢想象你一路走过来被笑了多少次。」

「……呃……抱歉。」Benedict尴尬的对着一旁掩嘴偷笑的Amanda扯了一抹笑容,也自然的环抱住Martin让友好的拥抱完成掩饰目的。

环抱Martin的须臾时间,Benedict忆起《Sherlock》第二季在拍摄期间其实两人早已两头烧的同时在进行其他戏剧的拍摄工作,虽然是爆红后的甜美果实,但随之而来的忙碌与时间挤压,其实Martin与Benedict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的聊天见面。

「筵会在顶楼酒店,我想大家都会开始陆续抢搭电梯,我们先当先锋上去?」Martin重新揽回Amanda,指了指上方示意着。

「也好,人群渐渐移动过来了。」Benedict走上前与Martin并肩,高速电梯在停了几层楼后终于抵达在三人面前,此时身后已经排了更多的名模演员准备一同搭电梯。三人走到了电梯的最底部后陆陆续续的涌入人群,在瞬间将整个高速电梯塞得满满。身后的玻璃窗明亮的与夜色融为一体,彷佛没站稳就会向下坠落似的。

人群的拥挤让Benedict自然而然的侧头微微靠近Martin的发梢,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那令自己眷恋的味道充斥着鼻息却让人涌起一股哀伤。

   Benedict没有低头的空间,可手指仍像是有意识般的轻触了靠在一旁的Martin的手掌,Benedict一直都知道Amanda不论出席任何公众场合总是会揽着先生的手依偎着,这亲密感自然的没有一丝突兀,对于一对伴侣来说这并没有什么。

然而像是有什么驱使着自己在几次不经意的轻碰Martin的手掌后,下意识的握住对方。高速电梯该讲究快速而便利,却因人潮涌入在直达四五十层楼后开始走走停停,原来大楼的直达设计只有前段楼层不停且也未因此次设计展而有特别调整,让电梯拥挤的时间显的冗长又沈闷。

开始有人不耐烦的说起笑话来,期间Benedict并没有放开紧握Martin的手,眷恋而小心翼翼的轻抚磨蹭。心里面很清楚不该这样做,但却贪婪的想多握个几秒。虽然对方没有拒绝;但也并没有主动回握,只是在几次笑话间抬头瞄了Benedict略显紧张的脸。

是的,那另一端还站着Amanda呢……可不是……我在做什么……如果引起厌恶怎么办?别傻了快松开手别让对方知道自己……

轻微的吐出叹息耻笑自己像个青涩毛头。微微低头向身边几位挤在一起的来宾微笑招呼后便放任身体往后靠直接贴上玻璃,手掌顺势的要滑开Martin而对方却在此时回握住了自己。没有任何奇特的磨蹭表达只是轻轻的握住自己的手掌。

总是这样呢,给予的关怀与施舍总是在我要放弃的时候让我希冀,又变成奢望……。就这样的静默的握着对方,谁也没有再回望谁。

好不容易抵达了高楼层的宴会厅,人群依序的开始往电梯外移动但仍不小心发生了踩到长裙或高跟鞋踢到皮鞋的惨案,小庆幸这可爱的灾难又让自己能再多贪恋个几秒钟。

「嘿!走吧!让我尝尝这号称最棒的酒店美食有没有比哈比屯里的食物好吃!」Martin松开手自然的拍上Benedict的肩膀三人微笑的踏入筵会厅。

 

※※※

 

「喔,我很喜欢那个地方,有些羊啊牛的天气又好的让你眼都睁不开!不过你知道的,更多时间在欣赏的是那些每天围绕在一起的臭男人!」微醺间Martin调侃在New Zealand拍片的日子是多么的有趣,除了山河美景说穿了最多的就是长期拍摄的脏污泥泞还有臭成一团的整群人。几个专职时尚的总编辑与设计师听得哄堂大笑,无法想象自己参与那光景会是多么凄惨。

「占上风当了主角,当然吃点苦也是应该的!看看那些个好莱坞影星没几个会穿衣服的!Benny!」一旁笑弯腰的设计师Peter调高音量转头喊了距离大约一公尺外靠在buffet桌旁正与女宾聊天的Benedict示意。

说是与女宾聊天,不如说是被围着戏弄。Benedict虽然长久因为工作代言或者其他相关需求因而有很多的机会出席这些公众宴席,但对于女性的攀谈应对仍是让他左支右绌,尤其Sherlock大红之后更是这样的机会更是有如过江之鲫。

终于有人出声给予救援,Benedict欠身的从容离开人群往Martin与Peter的方向移动。

「你说是不是?」矮了Benedict一颗头的Peter拍拍Benedict肩膀等着对方应和。

「……是什么?」手握酒杯,被问的突如其来状况外的一双眼睁得亮又圆的求救,整群人又不顾Benedict的状况外哄堂大笑。

「当主角逞威风,辛苦点是应该的,Sherlock。」Martin忍着笑轻敲了Benedict的酒杯,径自喝掉仅剩的红酒再与他面面相觑,其他人又大笑了起来。

彷佛玩够了似的,Peter示意后一行人便又转移到另一群来宾身上吆喝招呼起来。

「多学点应对,尤其在这种场合,对你只有好处。」

「说笑话我可能无法学会如此行云流水,还是负责当个被挖苦的就好。」Benedict笑笑的捏起一块草莓口味的夹心饼干,反正不是恶意批判的行为,对他来说都是无伤大雅的生活点缀品。

喔∼想起那些批判他装腔作势假贵族的人,该反击的时候他可是优良的没少掉半个嘲弄专用的单字!当然,要达到Martin那样出神入化的境界的确是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晃眼巡视了一圈,Amanda正身处于一群女性来宾中,拿了香槟杯并没有打算加入谈些女人话题,便拐个弯一路招呼的往能透气的阳台窗边走去。

搔了搔鼻尖,Benedict望着Martin往阳台移动的身影,并没有跟去的打算……或许是害怕的情绪漫延着心头,想起那没有响应的两封讯息……想起刚刚电梯内的事情有些傻愣的盯着自己的彷佛仍有残留触感的右手。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心情一时也忆不起说不出,只知道在抬眼瞬间、整个世界就有了那么一点不一样。这半年他曾试着让自己厘清这种感情,试着让自己重新开始另一段全新的恋情,但这或许可称为爱情的情感转移仍无法维持住与Anna Jones昙花一现的暧昧。

就算之前是那么的努力振作给足了信心……

等回过神,人已经站在落地窗边望着Martin轻靠在阳台的背影,那不甚高挑的身材其实非常的普通一般,但彷佛与生俱来的魅力总是轻易在一颦一笑间吸引目光。

「你有想过10年20年以后的自己吗?」Martin没有回头,但早已察觉站在身后的Benedict,似笑非笑的出声吓吓对方。

「没有。」Benedict循声走到了Martin身旁,着实没有细想过这问题,但Benedict也临时想不出来该作出怎么样的回答。

「奥斯卡……最高荣誉但仍是美国人的天下,虽然还真是有那么一点令人不爽。」Martin摇晃那早已没了气泡的香槟,转过身带着笑意,英国佬的自傲情绪浮上了双眼瞬间凌厉了起来。

「哪一个奖不是美国佬的自嗨主义作祟?」Benedict模仿着油腔滑调的美国腔,酸溜溜的语气让两人相视而笑。

「不过,真的实至名归。这次得奖的每个人我都觉得他们对戏剧的贡献与专注都是值得我学习的。」一定是自己还缺少什么不够让评审赏识的东西,但这句话Benedict鲠在喉头并没有说出来,好像说出来就承认了自己的不足。

「的确,我认同。或许只是你还不够老而已,有些奖项是你要够老他们才愿意给你,并不是你不够完美,懂吗?例如到了我这个年纪。」Martin笑了笑用自己的方式安慰那些被Benedict吞回肚里的话。

「别把自己说老了,在我眼里……」Benedict止住话,有点惊恐自己未说出口的部分。「你并没有比我大多少好吗,少来。」

「喔∼也是,我才演得起哈比人不是?你只能演只年幼冲动的喷火蜥蜴而已。」笑意混着香槟一起滑进了Martin的唇齿间。

Benedict望着对方喝下香槟的样子有些恍惚,他该为了这个蜥蜴的玩笑来点反击或大笑,不知道是月光的作祟、还是这恼人的宴会场着实不够透气,现下脑袋热胀的彷佛做梦一般,Benedict伸长手不自觉的就这样顺着流泻的金褐发抚上,忆起那共乘电梯时沾染上的发梢香味,顺着摸上了耳边颈颊,拇指不禁磨蹭留连了下……。

他好想知道他的感受、他的响应、甚至是告诉他……

喔、是梦吗,怎么还没看到Martin挥开手呢?如果是那是否我能……

「Martin?」Amanda呼唤间走到了阳台边瞧见Benedict手抚上Martin的耳鬓,故做生气扳起脸色:「嘿!Sherlock,还没开拍第三季呢,别跟我抢男人!虽然他不怎么样。」咯咯笑的,Amanda靠近阳台一手指着Benedict,笑的媚态横生地挽过Martin左手臂,眼底间尽是玩笑戏谑。

「不怎样也比 DC LouiseMunroe 好多了,至少不是个警察。」Benedict用着Sherlock讨人厌的眼神口气揶揄着Amanda,扬扬手中暗中取来的叶片,巧妙的转化掉尴尬的危机。虽然这只是属于自己的尴尬但仍是有了点偷情的错觉,暗自的观望了Martin的表情却丝毫察觉不出对方的情绪,只是有那么一瞬间,对方彷佛认真严肃的瞪视着自己。

「那是部好剧本只是整体上还有待加强,我可没说是导的手法太不流畅。再说没有DC Louise Munroe那戏怎演得下去呢? 」Martin笑着侧过头亲昵的在Amanda颊上亲吻。

三个人又攀谈了一下之后的行程近况,试着掩盖掉自己的慌乱以及那一点一滴侵蚀进心脏的酸楚,到最后是怎么结束整个宴会的Benedict似乎已经没什么记忆,毕竟那从来都不是他关心的部分。

很快的,又到了初春四月的季节,距离《Frankenstein》的表演已经过了一年,代表着没有Olivia的时间也过了一年……然而,唤醒的东西却也扎痛了这一年那彷若肉中刺,不会致死却也缠得越来越紧的现实……


                                                                      (待續)


评论(1)
热度(13)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