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8)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7)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R18有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这次受邀为自己最爱的品牌──Spencer Hart走秀,Benedict维持着造型需要的西装油头,拿着道具雪茄正闭眼坐在梳妆台前等造型师为修容做最后整顿,毕竟等秀一开始后台才会是真正的战场,那是个连站立的空间都没有的混乱舞台。

这段期间随着《Star Tark》的名单陆续曝光与导演在访谈中对于Benedict的演技认可,先前耕耘的一切也随着效应开始水涨船高,带来许许多多的邀约。不论是电影、代言甚至是电视剧。

尤其〉Sherlock》第二季的火红度更是让剧组上上下下打了极大的强心针。那如洪水猛兽般的赞美与喝采早已淹没了所有相关的社群平台。

一再的证明着这一切都非侥幸而得来的胜利,证明着Benedict与Martin的存在就是收视率的保证。

然而,事情总是一体两面,相对的个人隐私也开始显得珍贵,追随的人变多、针对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论是同行的赞赏与讽刺或是普罗大众的追捧与崇拜。

一切一切在这拥挤的伦敦开始显得喧嚣烦躁,彷若身边一切的人事物对着自己挖掘掏空甚至是想探索一切有关于自己的秘密。

Martin也是这样如此吧?被追逐、被包围、被挖掘一切的一切,想了想,却觉得那矮小的身子应该会挺直背脊,刚毅不阿的对那些造成生活困扰的人发出警告,甚至会毫不留情的狠骂那些记者狗仔或者是……粉丝。

这让他想起那件事情,那是在伦敦的一个晴朗午后,《Sherlock》剧组正拍摄着221B门外的戏份,而Amanda趁着空档带着孩子们来探班,当时围观的粉丝们随手拍摄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却不慎将孩子们的脸都清楚的拍摄进去。

一张Martin与自己合抱着Joe的照片。

 

Joe与Grace的可爱与乖巧很惹人喜爱,每每到了片场Benedict总是爱怜的要陪玩个游戏或抱上小孩聊天才能罢休,Amanda总笑说Benny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孩子的干爹了。

也或许是从小就让Martin带着一家人出席各大活动,就算受到很多人的围观也不怯场哭闹,小手总是紧紧的牵住母亲温暖的大手或紧抱住Martin的大腿张着大眼静悄悄地观察这个世界。这个充满大人与镁光灯的喧闹世界。

然而粉丝们这无心的举动却引怒了Martin。当天的照片一在Tumblr上出现后,Martin与Amanda便想尽办法积极的开始呼吁社会大众删除此张照片。虽然多数的粉丝在得知后纷纷开始制止照片的流传,甚至公开道歉自身的行为举止,但仍有小部分的人觉得太大惊小怪,甚至嘲讽的开起玩笑说是因为肖像权的收费问题谈不拢。那是Benedict第一次在看到Martin如此严肃的面对互联网。

那无关自己的身分地位,而是为人父母的担忧。毕竟孩童的人身安全问题在父母的世界中绝对不容许危险发生。

社会上有多少人在不经意中透露出足以引诱犯罪的讯息却不自知。有多少掳人勒赎的罪犯案例都是单靠一张照片一个名字甚至一个讯息就构成犯罪达到绑票撕票的行为。

这个把家庭当生命的人……

宁愿与众为敌也不愿任何人挑战他的私人生活。

回过神对自己无奈地傻笑摇头,最近想什么总是都会想到那个人呢……。开始两头烧的人变成了自己,忙碌间无暇去猜测没回的简讯以及酒会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心中仍旧期待珍惜着四月底在New Zealand的相聚。

※※※

《The Hobbits》将进入最后的会话,不论是Smaug还是Thorin,在最后这几个月的时间所有相关的工作人员以及演员都陆陆续续的同聚一堂补足确认最后的戏份,毕竟三集的拍摄量与后制上难保有什么重大问题需要补拍或重拍的部分,当然,身为主角之一的Bilbo也早已在New Zealand比其他人都多待了几个礼拜。

还记得刚跟剧组的几位演员碰头照面时,Benedict还不够为众人所熟悉,毕竟长期都是自己一个人关在小房间内拍完Smaug的戏份,自然对其他演员的接触就没有Martin久,所以当在Wellington镇上的酒吧与其他人真正照面后才知道「下班喝一杯」的习惯原来是Martin起头的。只是这次引颈期盼的东张西望下并没有看到想见的身影……。

长期以来,Martin总是在团体中自发性的当起串连交流的人,会邀请剧组人员于闲暇之际喝点小酒也是在《Sherlock》时期常见的状况,当然就没有那么的大剌剌的几乎整个剧组包围Pub,毕竟伦敦的记者总是比Wellington还难搞一点。

等待不到Martin的出现,Benedict决定先行回去饭店,告别了Aidan Turner 、DeanO'Gorman等其他人慰留的好意。

循着记忆,Benedict往Martin住宿的楼层房间循号而去,迎面而来碰上了 Richard Armitage。

依稀记得两人多次在BBC的行政大楼照会过,虽然从未正式的演过对手戏,当然连The Hobbits的戏份也不过是透过影像交战,但同属BBC合作之演员,对彼此也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印象中的Richard是个沉稳严谨,学识丰足又富含品格素养的一位前辈,Benedict一直对对方有着不错的印象。

「Hi.」

「Hi,大家正在Pub里面喝酒看球赛。不一起?」停下脚步礼貌性的与对方攀谈,仔细一看,对方手里正拿着用使用过的盘子,看来是已经用餐完毕。

「谢谢邀约,明天还需要补拍几个场景,怕不好上妆暂且不喝酒。找Martin?」每次要拔下假胡子时满脸的酒精已经够让人受的,Richard并不想自讨苦吃的苦笑了下。

「呃……嗯,有些事。」敛下眼神,Benedict点点头。

「如果是要探讨工作的事情……我想可能……现在不太方便,我刚从他房间出来。」Richard露出担忧的神情侧头瞥了一下Martin房间的方向。

「怎么了吗?」

「详情不是很清楚,只是在讨论补拍戏份的问题时,接到一通越洋电话,看他神态凝重……打个招呼就先离开了,或许有些事情要处理也说不定。」

「……我还是去看一下好了。毕竟……」Benedict担忧的心情油然而生。

「也好,毕竟你们是好友,或许能帮上忙也说不定。」拍了拍Benedict的肩膀,Richard礼貌性的笑了下便先行离去。走没几步,停下的转身看着Benedict。

「喔对了……他总是对你赞赏有佳,相处的这段日子只要提及你总不吝啬的赞美着,我也期待你有更好的发展。一起加油。」

有些讶然的,还来不及沉浸在被重视的喜悦中,感谢的示意后,Benedict快速的移身至Martin的房门前,带点焦虑急切的按下门铃。

静默了几十秒无人回应,鼓起勇气又按了3、4下,狂乱粗暴的不打算停止骚扰,这次总算能听到对方急切带点不满的踏步声靠近门边,就算会被对方臭骂一顿,Benedict这次决定厚着脸皮等对方开门。

只见Martin粗鲁的推开门,满脸愁容带点生气的想知道是谁打扰着自己,心里咒骂着没看到外面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吗!抬头却看见Ben站在门外。

轻愣了下,张大双眼的Martin怒气尽消的皱眉随口含糊了句「我现在不舒服。」便又想拐着门关起。眼捷手快的长脚一伸、手臂一抵,Benedict挡住对方欲关起的门。「我看你没有不舒服,而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

扳住房门,Benedict一把将人推进了屋内,顺手关起门扣起锁。

看着Martin的背影却觉得气氛凝重的让人喘不过气,但这次他并不想妥协,总觉得如果现在妥协势必会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坏事。

房内依然维持的整洁,桌上有那用到一半的餐盘,上面还有几片还未吃完的香菇跟萝蔓以及彩椒,以及一杯没喝完的酒。然而Martin只是颓坐在一张饭店的单人椅上,脸色凝重的撑着头闭着眼睛一点都不想跟Benedict对话。

决定跟对方耗,Benedict挑了对坐的长沙发坐下,没打算先开口,只是静静的让时间流逝着。他看着对面泄气的Martin彷若瞬间老了几岁,忧郁的神情令人怜惜的感到陌生又不知所措。在他有限的相处记忆中除了演戏外,似乎没有看过这相似的神情,在别人的眼里Martin总是充满活力意气风发的应对每个场合情境,就算是遇到愤怒或足以动摇他的笑容的事情也会客气优雅的回击,从不在一般场合下失态。

Benedict开始羡慕起会让他露出这样表情的人,虽然猜也知道大部分会是哪些事情能这样动摇Martin,但Benedict就是希望Martin自己说出来,所以效法着Martin以前安抚自己的方式,只是静静的陪坐在一旁等对方愿意开口。

当然他也有几分把握确定Martin是愿意让他知道的,不然早就扑上来想尽办法把自己扔出房了,而不是在这表现的焦躁不安与失意。

距离踏进房也过了40分钟,Benedict正准备换下一本杂志时,Martin揉了揉脸,大气一喘的调整了下姿势。

干哑的声音从那扁缩的声带中发出:「Amanda……」双手紧捏住手中的手机,Martin鼓起勇气彷佛要让自己面对事实般的说着:「Amanda……发现胸部有硬块,初步判定很可能是肿瘤。」

换Benedict呆愣着捧不住杂志,惊讶的大张双眼不可置信耳中所听到的事情。

「是……」

「……报告还没出来。还不能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她现在一定很害怕。」截断Benedict想问出口的话,说的平淡但Martin无法停止回想电话中那强颜欢笑的伴侣是如何的在世界另一端维持住自己的镇定。

Benedict辞穷的想再说些安慰的话语,然而Martin跳起身开始在房内徘徊游走。

「我想回去陪伴她,应该马上跟剧组告假的,应该现在就马上飞回伦敦去陪伴她的,她一定很害怕,我想面对这种事情没有人不恐惧的,不能就这样在这干等,就算她……。」欲言又止的,彷若这不是多么的好时机……虽然静默了下来未再多说什么,但Martin并未停止脚步继续来回踱步。

「不行……还是不能让她自己独自的面对这些事情,还有孩子们……可是她并不希望我回去,要我把戏好好的如期拍好,这该死的The Hobbits,为什么New Zealand要距离伦敦那么远……为什么我要在这个节骨眼……不行……不……我一定得……」低着头来回走动不安的Martin越说情绪越发的狂暴焦躁。

一个转身,Martin还冲动不安的身影就这样被Benedict抱个满怀,随着Benedict的力道两人跌坐回长沙发上,手臂收紧的让Martin在怀中停止躁动。仗着身高的优势,就这样把Martin的头颅压在自己的手背上,手掌轻拍着Martin的背,默默不语。

Martin一开始还想挣脱出怀抱,却发现对方捆得死紧,只能无奈的将愤怒发泄在Benedict身上,使劲的扭紧Benedict身上的T-Shirt抓的烂烂皱皱的,试图让自己深呼吸平缓焦躁。

随着时间流逝,感觉不再那么的失控不安,Martin微微的开始注意到Benedict平缓稳定的心跳声,有力沉稳的声响规律的在耳边给予稳定的力量。慢慢的放松心情将身体重量靠在Benedict身上就当作是一个舒适的靠垫般放松了所有力道。

「下次……再让我电视媒体上看到你穿着烂糟糟、领子都卷起来的T-Shirt,我就烧了你的衣柜。」Martin静静的靠在起伏的胸膛上闭着眼安稳的说出他抓烂这件T-Shirt后的心得。

逗得Benedict笑出声来,仍轻缓的拍着Martin的背。「好……你要怎么烧都行。但至少留条内裤跟床单让我能走出我家买新衣服。」这下换Martin笑出声来。

看着Martin抬起的脸少了点狼狈,但那微红的眼眶与红润的鼻头,虽没有眼泪但也令人感到纠结。他忆起那天阳台边的柔软,又着迷般的伸出手抚上Martin的脸颊摩娑安抚着,愣了下,却也自然的闭起眼轻柔的感受Benedict宽大手掌的安抚。Benedict低沉的嗓音一次又一次的……

「一切……都会很好的。」

听起来该是带着鼓励的句子在经过喉头的挤压后带了点空洞感……到底是说给谁听的该是要振奋谁的却显得有些模糊……

是的……相信一切都会很好的。

一切都……


                                              (待續)



评论
热度(13)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