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9)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8)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隔天一早进入录音室时才得知Martin一行人已经开始在补拍以及修正片段。

如释重负的,庆幸对方并没有冲动的就这样告假飞了回去,心情也轻松了起来。毕竟昨晚安抚住人后虽然显得平静,但仍感到有些不安。

相信如果今天立场交换,也一定会心心念念的想飞回伦敦,无论谁都不愿意在伴侣事业巅峰的时候容许任何的事情去影响到任何可能成功的机会,就算是因为自己也不行……。

昨天……

直到时间渐入深夜Martin放松的跟Benedict有一搭没一搭的哼应几声,等意识过来才从Benedict身上爬起。到底躺在Benedict身上多久Martin实在没有印象,只是当他意识到自己竟然趴在Benedict身上时,不自觉的略感有些别扭,甚至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那整个被熊抱在怀里的感觉有点……

拉起Benedict示意要对方回房休息。「我没事了,明早都有工作,你也该还给我私人空间才是。」

 

「我以为你需要个安眠抱枕,鉴于刚刚的表现我还挺尽责的不是。」走到房门口,带点笑意逗趣的表示遗憾。可惜响应的是一句晚安与直接关上的房门。失笑的离开门前,至少Martin的心情有恢复,这比任何事情都来的重要。

带着这样愉快的心情,Benedict觉得今天是不错的日子。

※※※

在片场的休息室等待许久的Benedict终于看到矮人们在远处陆陆续续的钻出那被一堆泥土掩盖住的摄影棚。那有双大脚丫的巴金斯也踢了踢橡胶鞋甩掉脚上的泥泞往造型组的方向前进。那挠挠头捏捏耳、有点行动不自如的颠簸模样让人觉得可爱之极。。

随后跟进的走过去,正在卸除特殊妆的Martin安静闭眼的坐在椅子上休息,乖顺的在等待工作人员卸除身上的束缚。

静静地与工作人员示意了下,拉了张椅子悄然的坐在Martin的前方凝视着。此时此刻,他觉得这一切都很美好,这可称之为享受的时光,就只是这样静静的专心的凝视着他……就能感受到心中愉悦的悸动,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能一直保有这样凝视他的权利……。

清除干净的手指顺势的挤压眉心,拧了眼眉再度张眼,便看见一条火龙坐在眼前,不解的皱了皱眉。他应该还没偷他任何一个金圣杯或银汤匙才是,怎就离开孤山找上门来了?

「陪我,逛逛街?」Benedict笑着抽起一旁的卸妆棉,轻轻的将Martin眼角的脏污抹掉,慢慢的画圈一步步的清除附近的残妆,他贪恋的喜欢触摸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再靠近,想再进一步摸索,甚至,他妄想着碰触那眼、那鼻、甚至碰触那柔软的……

「……这身行头可总是要搞上我2、3个小时。」

「事实上我1个小时后还要做 Mocap,所以只是提前来预订。不在今天,明天我的部分会告一段落,后天正好你也有1天半的休假。你知道的我还得要赶回去拍摄Star Tark。」

「Ben,我没心情……」还正担忧着Amanda,早上打电话回去关心时,听到报告还要几天后才能有个正式结果不免起了点焦躁。

 

「陪我走走。」

「你明知……」

「陪我。」

 

想再开口拒绝什么,然而望着那诚恳亮滢滢的双眼却也只是吞咽了下去,最后只是皱着眉,望着那笑得灿烂提出邀约的人,轻轻地叹息。

 

※※※

 

「好吧……所以你今天要买什么?苹果、葡萄酒?还是乳制品?你应该有看到机场外面的牌子有写禁止携带羊驼出关才是。」搭着外套及侧背包,Martin抵达了饭店大厅与Benedict集合。Wellington的天气可没有气象报告上看起来的如此晴朗,虽然进入了四月天但仍只有10多度的气温,尤其又在这个特别早起的清晨……。

抬眼瞧见Benedict随兴的穿著水蓝色衬衫搭上针织外套围上一条围巾的造型已经让Martin懒得再吐槽……毕竟更糟糕的也不是没有看过,不过还算能理解那条围巾的作用,毕竟在配音期间保护声带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还好总算聪明的在手上多挂了一件防风外套。

穿过饭店大厅「我们该去看看那些地方的,那些我们应该去的地方。」Benedict笑笑的领着Martin走出饭店往代步车的方向前进。

 

※※※

 

「……怎会想到要来Nelson,吃海鲜大餐?」 连车一起从渡轮上下来,Martin不解的看着一旁的Benedict。


扯了一个笑歪的笑容,傻的像个邻家男孩腼腆地舔了舔上嘴唇:「我好歹也算了解你了,你总觉得出门很麻烦,到这边一定都没来过Nelson。Nelson可是艺术之都。」Benedict笑着开始说着Nelson的历史,那是一段有关于艺术的革命,影响着当地的工艺事业与创作者的去留。当地知名的艺术工坊莫过于制作木工、陶瓷、编织,甚至是那举世闻名的……珠宝工艺。

 

比起首都Wellington,Nelson的人车显得少了许多,在从渡轮往Nelson的路上,美景更是略胜一筹。车窗晃眼望见的绿林石崖跟奇特的海岸线都让人心旷神怡,国家公园的保护措施做得完善良好,明显的区隔开来人与环境的相处界线,那依山海景一切浑然天成、巧夺天工。有那么一度,Martin只是静静的靠在窗边看着一闪而逝的美景,想着念着或盼着什么。

光影融合间让人想起了蒙太奇理论的美妙巧思。Benedict让对方就这么的静静地望着,并没有想打扰Martin的意思,只是不时的在路况稳定时,悄悄的窥视着对方的侧颜。

他珍惜着,这些一点一滴能与Martin相处的时间,那让他感到无比的喜乐与感激。就算排山倒海来的,是心中的酸楚苦涩,仍甘之如饴。

暖和的阳光洒落在Martin的发丝上显得耀眼夺目,像是被圣光包围般的闪闪发亮,有那么一刻想摘取下这璀璨的一幕,深深的保留在生命中,不愿逝去。

 

※※※

 

  下了渡轮后车程已过了约两个小时,刚好也到了午餐时间。幸好选择了起早出发,早餐后一路折腾下来五个小时只在渡轮上喝了些红茶,于是在静默了那么长的时间后,Martin终于清清喉咙,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想我们应该吃点什么?」转过头对着Benedict皱眉。

他觉得胃有点抗议叫嚣着需要更多的食物进驻,就算他在下了渡轮后有吃了点Benedict从口袋拿出来的小饼干,但也不足以止饥。

「我也这样觉得。其实转个弯就要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了,但还是先吃顿饭吧,我已经找好了餐厅。」

Martin愣了下,感受到这趟出门对方似乎已经有所准备规划似的,偶尔会因为Benedict不经意的贴心与周详,感到有些讶异。

虽然不可否认的他一直都是一个细心贴心的孩子,心思也颇为敏感,但也因为有这样的敏锐度才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做出最好的表现,不过……相对的在某些事物上就略显迟钝……。

Martin侧头凝视着开车的Benedict任思绪漫游着,想起对方傻里傻气在片场里面被骗着玩的样子不免轻轻的勾起一抹笑容。总觉得有什么在改变着,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总是回过神后又确认这个孩子仍然是一开始所认识的那个人,那个轻易相信别人、不带质疑、工作认真、且有点神经质又出乎意料的没自信的孩子。

然而每每望向那彷若渴望着响应的双眸,总是让自己不知不觉间的打破了些小小的禁忌与矜持,那从不随便松口谈起的家庭、生活,甚至是有关自身的事情;在遇到这双眼眸时总是能让自己有种喘了口气似的放松,安心侃侃而谈的说起Amanda与孩子们甚至于让Benedict与家庭成员亲近……

脑海回忆起彼此一次次相处的情景,却在其中闪逝地画过一幕幕短暂不及捕捉但让人郁闷的表情,就只是那么短促的一瞥……悄悄的观察着Benedict笑着跟着广播哼哼唱唱的侧脸,或许……那些一闪而逝的哀伤,只是自己的错觉也不一定……。

                                                          (待續)


评论(1)
热度(14)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