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0)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9)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随着Benedict介绍餐厅的话语将止,Martin拉回了思绪,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车也随之停在一间名为Hopgoods的风味餐厅前,Benedict侧头笑着示意让Martin先下车,便将车开往停车场的方向安置。

那是一间块砖砌成且有蓝色窗户的小型餐厅,狭长的店面就如英国常见的居家餐厅一样,一边吧台一边座位,小小的店铺其实容纳不下多少人,但听说是Nelson评价最好的风味餐厅。比起那些饭店主厨推荐的料理,偶尔品尝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隐藏风味也是不错的选择。

一推开店门便感受到亲切的招呼,或许朴实的外观与人的亲切也是这间店的一大卖点。庆幸店内刚好没什么人,正是观光淡季也免除了纷扰的人群让人感到安心。

等Benedict推开店门拿下墨镜时,瞧见Martin已经挑了窗边能够一览街景的位置,两个水杯与刀叉汤匙正稳当的平卧在桌上。

 

「来点Hopgood’ssalmon & leek fishcake(鲑鱼韭菜饼)?还是Lambshepherd’s pie(羔羊馅饼)。」Martin指指那自己不能吃也不想吃的东西推销给Benedict。

「别总挑我却步的东西……。」跟着翻开菜单开始审视着。

抬起头看着Benedict抓着菜单像个小学生的立起课本一样让菜单直挺挺的与桌子呈现90度角,脸上一下皱眉一下雀跃又欣喜的样子。Martin觉得颇有趣,轻轻拉起笑容凝视着对方。没想到过没多久,Benedict放下菜单双手抱胸,一脸严肃直盯着摊在桌上的菜单,不忘一手搓揉着下巴抿起嘴思考着。

「所以……现在是哪道菜难吃到需要皱起眉?」

「我正在思考一个非常严肃攸关生死存亡的问题。」

「在这菜单上?」

「对,在这菜单上。」

「是什么?」Martin玩味的双手撑住下巴伸长脖子看着Benedict那份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菜单,想一窥秘密。

「VanillaCrème Brûlée(香草焦糖布蕾)跟Hopgood’sChocolate Truffles(松露巧克力)我要选哪一个,Martin,这是一个艰巨的难题,毕竟这家店的松露巧克力是限量的,但我不想放弃布丁……。」眼巴巴的皱起眉凄惨的抬头望着Martin,然而对方一脸「你够了」的表情翻了个白眼笑了开来。

「两个都点就好了不是吗?」Martin喝了口水败给对方。

「我怕胖。」

「……服务生。」Martin完全不理会对方那不好笑的笑话,招了亲切的服务生,开口点了Crispy Prawn with Tomato Salad (脆皮鲜虾佐西红柿色拉)、Neudorf Nelson Chardonnay2011(白葡萄酒)。「另外除了要点松露巧克力跟焦糖布蕾以外请再给我一个Dark Chocolate Mousse(巧克力慕斯)」阖起菜单,一脸『换你』的姿态让愣住的Benedict瞄了瞄点餐的服务员后也加点了Herb Crusted Pork Belly(香草脆皮五花肉)跟一个Creamy Fish Chowder(奶油海鲜巧达浓汤)。

 

等服务员笑盈盈的收走菜单后,Martin开始将餐巾稳当整齐的别上颈部。「我帮你把店内的甜点都各点一个了,不要感谢我,相信你很喜欢这些,但别奢望我帮你吃。」愉快的、迫不急待的、想看对方吃的有罪恶感的样子。

当然他知道,到头来Benedict看到那些上桌的甜食只会更欣喜而不会有丝毫的罪恶感。就如同每次回头都会看到Sherlock坐在拍摄现场的角落吃着布丁一样。

期待美食的期间,Benedict试着跟一旁单人座位上正喝着红酒的老先生交谈,虽然对方一脸豪爽却讲了一口流利的毛利语吓愣了Benedict,特殊的发音吸引了Martin的注意,Benedict也欣喜地感到好奇,只见Benedict试着要用别的办法沟通时,老先生又讲起了正统的英国腔,问候着「孩子你懂得在这个时间来这间店,怎不懂得毛利语呢?」逗得店内大家笑开了起来。之后Benedict试图用他极好的嗓音卷舌学习毛利语却在无数次的失败后无奈宣告放弃。等斟满了新的一杯红酒,菜还上不齐,老先生开口谈了自家的祖先、讲了这间店的故事,还说起老先生那已经过世一阵子的太太,以及桌上那一杯红酒的故事。

故事里有欢笑有殖民的愤怒更有点分离的哀愁,在最后化成的也仅只是生活二字。平缓了笑容,Martin侧了头漫无目的的望着窗外,是的,开始恢复的静谧又涌现了英国的心事。现在想着Amanda的事情于事无补,但他就是不能停止烦恼这件事情。就算在这么酒足饭饱后的闲暇时刻,仍不免看看手机是否有什么消息。

见Martin吃饱后又陷入沉思不语的状况,Benedict主动起身的示意要出店。「走走?目的地就在下个转角的斜坡上。」眼神望了一下柜台旁的冷藏柜,对于Vanilla Crème
Brûlée的美味有点难以忘怀。

「外带布丁?一打好了。」

「我是这么打算的,但太早带着会变不好吃!」

「……Ben我开玩笑的,别当真。」真拿着一打布丁在路上走……一定会疯掉。

 

※※※

 

随着蜿蜒缓坡而上,Benedict一路上说着Nelson当年在成为艺术之都前的改革冲撞与每个街角门牌的趣事情景,彷若身历其境般置身于当时的冲击。

「说的好像你曾经经历过这里的一事一世。」随着缓坡一步步的走在石砌的人行道上,看着随坡度而建造的房子,像个倒下的巴黎铁塔一样,灰色的墙砖瓦一路绵延到尽头。Benedict看着那伸手沿着墙砖沿路抚触过去的Martin,这里的一砖一瓦盈满了记忆刻划着历史,在Martin的手指下继续延展着生命,他轻笑的抬头望着有点蓝得过火的天空。

「说不定是我的灵魂渴望经历过任何事情。」Benedict忆起在餐厅的老先生,那脸上皱纹的痕迹。

「任何事情?」是个听起来不切实际又充满妄想的……抱负?

「或许那将使我充沛,使我广阔──人生、演技甚至一切。」

「过于盈满的人生不觉得有点膨胀沉重?甚至是不舒服的。」人生还是有点缺陷才来得完美,在经历过这40多年的生命后,Martin曾经在某个深夜的自言自语中给自己下了一个小小的暂结。

「但过于贫乏的渴望也令人煎熬。」低下头注视着石砖地板,微微地替自己苦笑了下。

「所以现在是贫乏的在渴求些什么?不要跟我讲是那些奖杯跟戏约,还有别跟我提那些布丁。」那些很重要……当然不包含布丁,但Martin更觉得重要的程度只不过比到底是要吃萝蔓还是茼蒿的决定来得高一点而已。

 

摇头晃脑间,Benedict大步领路往前走了几步:「一段长久稳定的扶持关系。」

「你需要的是把眼睛张开,看看你四周围的好女孩,这对你来说这是唾手可得的小事,当然我是指挑选一个好女孩这件事,相处还是需要点智慧才行。那间店吗?我想我们到了。」Martin带点嘲笑的语气反驳对方想太多的毛病,指了指前头挂着『JensHansen』牌子的店。

站在原地让Martin超前的Benedict微微的带点惆怅望着对方的背影无奈的嘲笑着自己。就算我双眼张得再大看得再深……你也望不进我眼底的憧憬与渴望不是吗?


                                                             (待續)

评论
热度(13)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