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1)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0)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身为《魔戒》的电影支持者,一定会知道Jens Hansen的存在意义,刚好Martin就不属于这个「知道」的范围里,等到走进这间店看了介绍才了解,原来这是当初打造出『魔戒』的金匠店,一间当地颇负盛名,经过魔戒洗礼后已经是世界知名的观光景点与工艺订制据点,至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

当然造就屹立不摇的知名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魔戒的加持,而是店内的三代工匠具有前卫独特的设计眼光,不断的创新金饰的造诣性引领风潮。

对于潮流有一番独特见解的Martin也不禁的被陈列的金饰吸引,游走在店内的一角沉思了解每件珠宝的概念宗旨。那独特开放式的制作平台更可以一窥金匠从无到有的切割、塑形到进一步的加工设计,毫不吝啬的让店内的顾客可对整个制作流程一览无遗。

Benedict安静地走到Martin身边。「觉得如何?」 

「很棒,这真是……。」思索着赞叹的形容词,彷佛词穷的Martin焦急的思考着如何完美呈现眼前所见的一切。

「我想Amanda会喜欢的,带点什么……鼓励她?她会开心,心理影响生理,情绪好自然身体就会舒适点。」Benedict说着别扭的指了指一旁的雕坠、镶嵌钻石的黄金项链之类的对象。

Martin转过头抿唇凝视着Benedict,他一直以为对方只是毫无想法的想带自己出来走走放松……。

「Martin?如果你觉得这个主意不是那么……」Benedict看着对方睁着大眼直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的感觉……或许是自己多管闲事也说不定。

「不……不,这很好,非常好……只是……」Martin敛回神色转头盯着那些黄澄澄的金匠工艺。

深呼吸了一口气,回头带点可称之为感动的笑容,他清清嗓子:「Just……Thank you. Ben .It's nice to have you withme.」

松了口气,Benedict知道他做对了这个决定,愉悦的心情跃上神情眉宇间。

他希望Amanda康复的心情是真的,

他期盼Martin能放宽心是真的,

他偷取这能与他相处的时间,多一点深一些,

也是真的。 

※※※

Martin挑选的期间,Benedict自认对于这块的眼光颇不在行,决定留给Martin与工匠去钻研,自己则往一旁一样颇具盛名的居家设计与油画艺廊浏览与参观。

欣赏美的时光,光阴总是如箭般快速飞梭而去,等参览完毕天色已经是渐露夕阳的情景。走回Jens Hansen,看到Martin正在处理空运送达的最后手续。

Benedict本想走近问候处理的状况,然而看到放置在桌面上的首饰样品是一条手炼以及一枚戒指。愣了愣,Benedict拿起那颗样品戒,左右来回的衡量审视,是一颗非常搭配Amanda气质的钻戒。

 

「她很喜欢这类的款式,连手链都是同一套的。」Martin开心的神情溢于言表。

「呃……婚戒?」Benedict说得有点吞吐,尴尬的笑了笑尽量让自己保持轻松自然。

Martin也响应了笑容但并没有进一步响应这个问题,扬了扬眉签下保固卡与同意书。「好像又到了晚餐时间,打算吃什么?还是你有安排了什么节目?」

「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去Dunedin,但我知道哪里有你的最爱。」Benedict拉起一个歪歪扭扭的大笑容,看着表准备遗忘刚刚被忽视掉的问题。

※※ 

原先预计当天来回的两人,在金匠店流连拖晚了时间。商议下决定在南岛住一晚,明早清晨再回Wellington,除了时间问题以外,最大的原因是Benedict在两人饱餐一顿后带了Martin到一间看似不起眼的酒类专卖店,小小的店面坐落在巷弄的角落,但推开门后四面环酒的场景倒是壮观新奇,仔细一看一旁还有个小吧台提供店内饮酒的服务。

南岛有几个知名酒庄出产的啤酒也是举世闻名,但在Dunedin的酒厂距离Nelson的确是还有段不算近的距离,因此在当地人熟门熟路的介绍下,来到这间号称收藏世界各地的啤酒的小店中,的确看到各地知名的酒类。当然也包含了在地啤酒的试喝推广,因此Martin尽情的与店老板讨论起酒后原先打算在店内喝的Martin却看到可怜兮兮的Benedict表示自己要开车,无法饮酒。就算啤酒不至于到让人醉到无法开车的地步,但违规驾驶一直都不在两人的脑内规定中。

想法一转,试喝完当地美酒后,Martin买了红酒以及两大袋的罐装啤酒,两人晃晃悠悠的踱下斜坡准备回饭店开个饮酒大会。

稍早打电话确定有空房的饭店距离Nelson的港口并不远,也方便明天一早能搭乘最早的渡轮回Wellington。两人提了啤酒与便利商店买的下酒菜布丁,呃……,是包含了布丁的下酒菜。一推开门看见Benedict订了间两张单人床的房型,是个中规中矩还不算拥挤的空间,选了靠内侧的床铺稳当的坐下抚摸起柔软的棉被就让人联想一夜好眠的期待。

「Martin我建议你先洗个澡,好把衣服早早拿去送洗,这样一早就能穿到干净的衣服。」

Benedict提醒着正试图想直接开一罐喝起来的人,他知道如果隔天又穿了脏衣服,有80%的可能性Martin会一整天不开心。他还记得有一次在卡地夫一堆人累垮睡死在摄影棚时,隔天醒来发现没有衣服可以换的Martin虽然没有发脾气,但显然就是心情不够美丽的表情。

瞇着眼,有些惋惜的皱了皱脸,Martin放下手中的啤酒罐,拆解下身上的饰品抓了浴袍便往浴室而去。Benedict觉得那不能马上喝到的失望表情非常的可爱,在Martin转身后才敢偷偷地显露在脸上,带了点宠溺带了点喜悦。Benedict也先将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抓起手机连接着饭店内的WiFi浏览起网页。

没想到连接上没多久便收到APP的通知。

 

『所以你下手了吗?』他绝对不会承认看到这个通知时,有很大的想法想掐死Lara。

『嘿!你怎能有这种不纯洁的思想。』

『所以已经将人带到饭店了? 』

『你到底……。』

『好姊妹的消息总是非常灵通的(笑』


该死,他想起那个活像欲求不满的男化妆师了。



                        (待續)

评论
热度(14)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