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2)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1)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梳洗过后的清爽让Martin在心情非常愉悦的状况下打电话给Amanda,心中满是期待Amanda收到礼物的样子,小心翼翼的不让这期待的心情从话筒中透露出去,以免破坏了惊喜。温柔的给予打气与呵护,叮咛她保持平常心地等待几天后的报告出炉,也不忘跟孩子们道声晚安与晚安吻,他衷心期盼家人们都能安稳地度过每一天。 

坐在圆桌边,Martin穿着还算合身的浴袍翻阅着饭店附设的杂志开始品尝起期待已久的啤酒。说起爱喝酒,到不如说是爱好品酒,Martin自宅中也收藏了一小柜的红白酒,依年分与产地分门别类的摆放整齐。而啤酒,虽不到钟爱,却是聚餐话家常时的好伴侣,久而久之Martin也渐渐地开始对啤酒有了些微的偏好与研究。

一直到第二罐啤酒将尽时才看到Benedict姗姗地从浴室走出来,不够合身的浴袍显得缩水别扭,头上的发丝还和着毛巾滴水。

「……你竟然不等我。」有些哀怨的边擦头发边靠近圆桌的另一端坐下,赌气般地也伸手开了一罐啤酒,就着热呼呼的身子喝了一大口。

Martin看着身上还冒着水气氤氲般烫红了的Benedict,原先略为苍白的脸颊可爱的、红扑扑的、像个玩水玩过头在浴室待太久被水蒸气蒸晕的小男孩。

「别呛……」

「噗……咳咳……。」

「……唉。」Martin看了呛了满嘴的Benedict不禁皱眉摇头失笑的笑弯了眼,低下头继续将未看完的杂志补完。

一旁顺完气的Benedict早已抱着拆开的洋芋片开始转着饭店的电视节目。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后,Martin终于将手上的杂志翻阅完毕,桌上早已进展到第四罐啤酒了。

靠着椅背,Martin喝了口啤酒后伸展了下腰身与双手,捎捎头发转眼游移了下,抿了唇撇撇嘴的,彷佛在预备着什么。揉捏着耳朵思考着,但片刻的宁静中却只有那切换着频道的声音与Benedict看到搞笑节目稍微停下来跟着笑的笑声充斥在房间。

「Ben。」Martin轻轻的叫唤对方,也顺利地看到对方微笑转头的神情。「Thank you。」

不以为意的,Benedict摆了摆手笑着继续把情绪带入电视节目中。

交谈间,Martin发现Benedict在电视机前笑得很开心,但他坐的角度完全看不到对方所看的电视内容,能听到的声音只是女主角不断尖叫咆啸的台词并无法得知是哪部片子。好奇心使然,Martin将啤酒堆移驾到Benedict霸占的长沙发,挑了个位置一起挤下来。

「嘿……其实这部戏……嗯……没想象中的那么有趣。」 Martin看到女主角便知道对方竭尽所能的笑场是因为什么了。毕竟这是一部大杂烩客串爱情故事,虽有许多的知名演员参与,但除了男女主角外客串演员们并没有接触过,所以也只有在进戏院看戏时才知道其他演员的片段是有多么荒诞跟恶搞。

明明已经在家看过一次的片子,当然他承认当时看得很意兴阑珊,但下意识不太感兴趣的美式幽默却在这小小的沙发上变得有趣又无厘头。……说实话也没那么糟,其实还蛮好看的,尤其最后女主角的一番话,忠于自己更是颇激励人心。

「会吗?我觉得很好笑呢,真的有那么蠢的研究吗?!」Benedict暗指着女主角在报章杂志读到一篇文章,上面提到「女人只要睡超过20个男人,一辈子就可能单身。」

侧过身递了罐啤酒给Benedict,Martin也随之一同观剧。

「喔~离婚界帅哥出场了!」Benedict欢呼着Martin所饰演的Simon的登场,双手高举着洋芋片与啤酒表示隆重。

抬头看那高声欢呼的捣蛋男孩。「你可以滚了。」Martin笑着抢下对方的洋芋片看着那即将逝去的短暂演出。

随着欢笑的与每个前男友相认、与男主角产生摩擦决裂到最后发表了那令人感动发言:

「爱一个人就等于爱自己。」

片子不再那么欢笑却开始触动人心赚人热泪。

「其实……。」抬头望了下专注在电影的Benedict,Martin喝了口啤酒转了转罐身:「我其实不擅于处理有关分离的这个部分。尤其我父亲离开的时候……你知道的那么小的孩子根本分辨不出自己能承受多少情绪。」

意料外的话题让Benedict将电视机的声音降低,电视上那亲吻的男女主角并不是重点。「当年那个逞强的小男孩已经不在了,只是,」抿嘴「只是……我没有自信……」好像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虚晃了半天只是那停留在手中的啤酒泡沫逐渐消失的声音。

「就当醉了。」Benedict又重复了一次,喝光了手中的啤酒又开了一罐,轻敲了Martin手上的铝罐。「醉了。」笑了笑翻个身像条蛇般在靠枕上找到舒适的位置。

「很没说服力……OK?我真他妈的回忆不起来到底是怎么撑过去的,自以为能接受父亲的死,以为我能,很好,继父是个好人!有个小酒馆、母亲一起工作,我就在那摇晃老旧彷佛下一刻就会掉下来压死人的吊扇下帮忙工作了一阵子。可是我知道……那不是我父亲,他……」

「不会再回来了。」

「接到消息的时候,我真以为我要那么快的再一次面临这种事情……。

就算最近我跟Amanda之间的确有很多事情该解决、该沟通、该有些明确的……但不该让这种事情发生才对……。」停不下来的,双眼失焦的一下望着天花板一下搔耳朵地盯着落幕的电视画面,但没停的是那流泻而出的压力、苦闷、或者可称之为哀伤的担心。

Benedict静静的握着啤酒罐,把自己当空气、融入景象的,任由Martin诉说着这段时间所累积的压力。他知道这个人总是这样,在世人面前装作不在乎、装作无所谓、很放松;彷佛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Martin Freeman。

偶尔摆个臭脸酸主持人好把全英国的幽默感都发挥到底,可终究,不也只是个平凡人。一个有喜怒哀乐的平凡人。

Martin抱怨了什么,他没有一样一样的详细记录,但该听到的该放在心底的,他没有漏。那些关于Amanda关于孩子关于那些个曾经看不起他的人,还有关于当年还年幼却撑着傲骨不落泪的自己……

他庆幸他偷到这一点时间,偷到可以坐在他身边听他谩骂所有脏话词汇。那至少能显得自己是有点特别的,就算只是自以为是的想法也让人获得一点点渺小的满足……。

时间的流逝并没有明确的记忆,等手中不知道第几罐的啤酒罄尽后,才注意到一旁该是继续说下去的人已经安静的靠在沙发上低着头假寐着。轻轻地叫唤对方得不到响应,Benedict摇了摇对方的手试图要让Martin回床就寝。

只见对方呢喃了下,像是醒了的抬头但稍微地眨了眨双眼又低下头继续睡。Benedict确定对方不是喝醉,毕竟Martin一直以来的酒量比自己好太多了。再说身上也几乎没有酒味,该是长期以来累积的压力与疲累瞬间松弛下来造成的。

「Martin我扶你去床上睡,睡在床铺上会比较舒服的好吗?」Benedict轻轻的哄着对方,并不是说Martin被干扰睡眠会发飙什么的,而是长期相处下来可以发现他是个对环境颇敏感的人。

如果是不熟悉的地方或是他认为需要保持戒心的空间是不会轻易就放松自己的,也因此偶尔会有突然的清醒或警戒的反应出现。

所以Benedict准备单肩扛起对方的时候仍然在看来已经是睡着状态的Martin耳边哄着。他不曾收过谁的尸体,自己也很有节制的不曾在公众场合喝到烂醉,当然Martin也没有,每次大伙去酒馆相聚时,喝到需要人搀扶的对象从来都不会是他们。

半拖半扛的将人抱上床铺后,稳当的帮Martin盖好棉被、切好空调,整理好垂落的发梢。

就这么地,安静的坐在Martin的床边。

不是第一次看到Martin睡着的样子,也不是第一次两人同房而睡。但如此这般抱持着这样情愫却是第一次。无法想象如果被对方知道自己这种心态的情况,或许Martin不会有什么恶意的想法,但肯定是彻夜未眠的防卫着自己。他无法想象那天的到来,却也放弃不了这一丝丝的贪念。

所以,禁不住,轻轻的,在那沉沉盖住的眼皮上贪恋的覆上唇。最后就这样静静的守在床边,贪婪的将这个牵动着自己喜怒哀乐的人影收入眼底。

 

沙哑带点苦楚的呢喃,细微喑哑的回荡在那寂静的语尾上……

 


 

「我将你铭刻在掌上……,你可曾知道……」

 

评论
热度(16)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