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3)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2)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艾美奖短暂的相聚过后,Benedict投入了《The Fifth Estate》的拍摄工作,两人又再度在世界的两端进行着各自的工作,偶尔的点水碰头或者共同好友的提及才忆起已经许久没有跟对方联络了。

他依稀知道那条项链与戒指或许真的发挥了神奇的效用,Amanda以最好的状态抛开了恼人的良性肿瘤带来的阴影,也再度展露欢颜,他衷心的为她的康复感到欣慰。可没想到这段看似美好且坚不可破的,让Benedict眼红的关系,好像又铺上了一片淡薄的乌云。


那时已近2012年底,Benedict在《TheFifth Estate》的剧组中接到了Martin难得传递来的APP:

『结果我还是忍不住地跟Amanda起了点争执。不大,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的脱序。』

『抱歉,像是发牢骚似的。我只是希望能帮她厘清问题。』

 

Benedict有点紧张,甚至有些坐立难安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但Martin没多说,Benedict也不再多问,至少愿意像这样传个APP像牢骚似的透露给自己,也算是对自己有莫大的信任吧?喜忧参半的自我安慰,隔了几周Benedict也还没等到Martin的下一步,但已经被尽责的新闻媒体揭露了事件。

Amanda欠税宣告破产的风波连锁性的在英国各地引起效应,在互联网上持续性的发烧着,然而也正值《The Hobbit》宣传的时机点,Benedict无论在国内国外都能感受到这股不安的低气压笼罩着每个跟Martin有关的亲人朋友。

才刚沉浸在新年愉悦气氛的Benedict接到这样的消息,压抑不住想联络他的心情,回到英国没多久便联系了那个身陷风暴中的人,嘟嘟的电话声响掩盖不掉心脏狂跳的紧张,这是自从那次的New Zealand之旅后Benedict第一次私下联系对方,脑海也一直回放起当时的两人时光以及那句未说完的……

 

「Ben?」

「我是,Martin。」

「回London了?」

「嗯,你……还好吗?」

「很好,有问题的是她。」

「至少她还有心情跟力气跟你吵架,她很健康这很值得高兴。你不是个会在意他人评论批判的人。」抿唇,Benedict试图让电话那头的焦虑平静下来。

「所以我更希望她好好规画自已的人生。」电话那头,沉默良久才回了这句话。

「别说这些了,三月就要开拍,我很期待我们再度能擦出点什么火花,你懂的,伙伴。」Benedict话锋一转想跟Martin表达出自己的期待与兴奋。

「说到这个,Ben,我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Susan的开会通知你收到了吧?」

「当然,每次开拍前总是需要先讨论的不是?」不然他可能还被抓着不放在世界的另个角落接个什么工作。

「是这样的……」Martin难得在对话中有了迟疑,「Amanda去了Mary的试镜。」

Benedict跟Martin都理解这代表着什么,本该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却发生在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点,剧组将遭受到的冲击无法想象,这是个双面刃的局面,而这样的不安正席卷着每个参与此剧的人。

 

※※※

 

那天的通话后Benedict内心就有了底,果不其然Susan身为这次会议的主持人,一开始就发表了Amanda的入选通知,表示获得Mary一角的通知在会此次会议后有正式的书面通知给演员本人,Benedict早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还不算是受到很大的冲击,但仍然难掩对这个消息将为剧组与自己带来的影响感到无措,待会议结束大多数的工作人员散去留下了几个最核心的人后,平时最没有意见的Martin意外的询问了录取的原因。

Mark看了眼Benedict望了身边两位:「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我想那些负面舆论并不会影响太深,戏迷看的是戏。」

「你们……真的认为她适任这个角色,还是因为她是我的伴侣?」Martin也不拐弯抹角的提出质疑。他不是不支持Amanda的投入,但就因为他知道这个角色的重要性,所以更重视剧组的选择。

「这是个话题性,历来的Mary有些也是演员的另一半演出……戏内戏外都能自然的产生话题,你们朝夕共处更能掌握彼此的特性,我相信Amanda的演技应该是能引导出的才是。而且,这也是一个扭转近来负面形象的机会。」Moffat老实地说出高层的意向考虑,戏剧再好看,没有话题性的持续引燃也无法让戏活得长久,碍于种种因素Sherlock一年三集的拍摄是很冒险的举动,边际效应的持续性能多久也没人说个准。

果然完全是Martin预料到的结果,附和了一声了解,便没有打算再继续探讨这个议题,最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众人寒暄最近的工作冷暖便结束整个会后会。

卷起会议数据,在长廊上找寻Martin身影的Benedict有些焦躁地拉起微笑跟每个擦身而过的工作人员打招呼。

迎面而来的Mark却严肃的盯着Benedict缓步靠近。

Benedict矗立在原地,盯着即将靠近自己的Mark,顿时有种Mycroft的压迫感勒着自己。待擦身的那时Mark抓着Benedict的手臂轻缓地在他耳边留下担忧。「那不是个能被观众看见的眼神,Amanda进入剧组后更不能被看见。」Mark忧心着,却也不能再多说什么,毕竟这事情从来都没有被正面谈起,就算Benedict有心想掩饰,但待他真如家人的自己,看在眼里。

了然于心却无法反驳什么,低下头只能等待Mark走远,心悸的砰砰心跳背叛自己试图冷静的外表,热烈躁动着。

他知道掩饰并无法百分之百的成功,而流露的情感也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增加,他知道,也试图做些什么好解决这个困境。

任他接了多少离开英国的工作、排满行程,认识更多的人,也仍然无法停止脑海浮现的人影。每个入睡的夜晚他都希望能够瞬间爱上另外一个新的对象,却没有任何神能听见他的祈祷。

在被撩拨起的涟漪扩散前,Benedict放弃寻找Martin,前往停车场准备离开,他相信Martin或许已经在前往地铁的路上,被Mark搅乱的思绪并不适合在此刻面对那个人……。他本以为New Zealand之后自己能一点一滴的缓下这份情绪,却反其道而行的越来越不受控制。

他不知道还能走多远,还能瞒多久。

 

※※※

 

欠税事件后,Amanda开始积极的寻找合适的工作机会,增加了曝光与访问,试图要平衡些负面报导的谩骂。然而当年吸引Martin为之倾慕的优点,如今却加深了谩骂的延烧,在一月份爆发开来后Amanda敢说敢言的性格完整的在互联网的平台上展露无遗,Amanda没有停止分享生活、也没有停下与自己持反面立场的那些匿名者两边交互的文字战火。整个寒冷的二月天,社群平台上充斥着支持与反对的争执,Martin也受到了波及,连带着被卷入谩骂之中。

但Martin不在意这些无谓的空论,虽阻止不了Amanda继续跟这些人的争执,但也不表态任何立场谢绝了所有关于此事的采访。

Martin避免跟Amanda会有任何冲突交谈,但也表明了希望她自己面对这个问题,他能做的只是个顾问而不是个骑士。

庸庸碌碌的来到了三月天,也是敲定Sherlock第三季大略拍摄方向的时机,正式进入拍摄期。众人期待的气氛中,剧组发布了Mary的人选Amanda Abbington,正负讨论也一飞冲天的蔓延着各大平台,像是坐等成果般的,电视台放任这一切持续的发酵着。

与其烦恼这些,Martin倒是在意起那个人。

他不知道那是个梦,还是真有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在那个人身上引起些什么变化。

他依稀记得那天卸下长久以来的紧绷与疲劳,在酒精的催化下睡着的那一晚,Benedict曾呼唤着他,他听不清楚Benedict说了什么,或许那只是个梦,但他记得那个声音,那个呼唤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伤心,让人跟着心脏发疼,他很努力地想在那片梦境中听清楚对方的言语,却只是带着揪心的疑问陷入寂静。

他脑海随着思绪闪过几次独处时不经意发现的那种特殊神情,悲喜交杂的眼神总是在自己正眼相对的那一刻被对方收起,又想起在London奔跑的那一晚。好几次Martin想问出口的话语都鲠在喉间…

你有什么想告诉我,却没说的话呢?

如果能让你释怀的话……

思绪让手上的那杯茶凉了,Martin没想过放凉的茶能那么苦涩,或许只是个梦,想多了也没意思,不经意的拿起手机看到那未读的讯息通知:

 

『我们红了,却好像失去了更多东西,

即将要再度荣耀这荣耀我们的工作,

却觉得似乎一切都变了。』



                                 (待續)

评论
热度(13)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