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4)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3)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三月中的开拍比想象中的顺利许多,只不过就是Sherlock的小伙伴又回到了身边,而Watson的身边也多了个Mary。

他想起在开拍前对台词的情景,他曾试着让自己保持平常心踏入会议室,因为他会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场景,这个他一直以来自以为是的保护伞,终究有被打破的一天。他不能再像前两季一样,自居是个最懂他最有资格跟他相处的Sherlock,顺理成章的待在他身边,而是理所当然的当个合作对象,好朋友身分的Benedict站在他身边。

不经意的窥视左手边的Martin笑得自然欢快,而长桌的另一头是那桌下紧握着Martin左手的Amanda,恩爱的模样羡煞旁人。

牵手、亲昵,甚至偶尔的亲吻都是伴侣间稀松平常的事情,却一再的撩拨着Benedict内心深处的秘密。一次次的交谈、见面、对词、甚至是往后的对戏……原本期待的时光却变得如此的煎熬,甚至感到漫长。

当第一场戏开拍时,那是个稍晚接近凌晨的时间,还是个春寒料峭的季节,任谁都想多穿个几件衣服御寒。Benedict正拿着温热的茶杯经过一旁的草皮时,远远就瞧见几个不知哪来灵通消息的亚裔女孩围在铁网外探头探脑的看着剧组的方向,拜Sherlock所赐,这些年历练下来Benedict很清楚是什么状况,不疑有他的凑近了这几个女孩。看着女孩兴奋张大的双眼直盯着越来越靠近的自己,只是这样轻轻地靠近就能为她带来极大的欢喜,这样的自己能够成就他人的愿望,何尝不是一种感谢的方式?

女孩说着羞涩的英文捧上了一袋棉花糖与一点巧克力,感谢的接过糖果,稍微聊了天叮咛着别晚归,在望着女孩们走远的同时Amanda靠过来拍了拍Benedict的背:「粉丝送的糖果吗?都半夜两点了呢!」顺着视线,Amanda伸了伸手拎了个棉花糖塞进口中「真甜呢。」

「嗯。要再来点?」Benedict递上了那包棉花糖,其实是指名要给Susan的棉花糖。算是小小的报复,Benedict打算就这么的把它吃光,连同那两颗巧克力。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从营火到飞车,在没有Martin的状况下Benedict意外的跟Amanda的合作也大致没问题。但多角度的取景,就算银幕上只是几秒却总要花上不少时间拍摄,等待站位的这段空档,也就是演员们能暂且喘口气休息的时候。

 

「我有说过吗?这些天Martin心情不太好。」Amanda走回取暖的小位置旁,双手搓揉的看着那熊熊营火,眼神没望上Benedict的脸却清楚地确定对方认真在听。

「……刚刚不是还陪你过来吗?」稍早集合时,他还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挽着Amanda走进来,与导演谈了几句,最后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后又离开了工作范围。

「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再怎么吵吵闹闹,该给的温柔体贴还是不会少。」Amanda望着远处的天空,今天似乎沉闷了许多,一夜无星显得死寂。

「嗯,的确。」Benedict点点头应和着,Martin对谁都好,只要是他认定的至亲挚友,无一不真诚以待,可相对的就争不出所谓的特殊,尤其在爱情上。Benedict翻起内心深沉的忧伤,也或许是这样的反复才让自己有错觉吧,错觉自己是特别的……是有那么点机会能成为特别的,才每每流连忘返……

「是吧?是个很过分的人吧?让人像是对一堵墙嘶吼般的无趣,可这也是他迷人的地方。」Amanda说着说着流露出一种撒娇的妩媚风情,彷佛回忆起那初时热恋的场景。

 

Benedict撇过头漠视掉那不属于自己的甜蜜氛围。「……那件事他没帮忙?」

「呵呵,他怎么可能帮忙呢?当然、我承认第一时间的确是找上他求助,但我也真犯傻,忘了他是个有规矩的人。长年下来他不曾约束我该做什么,我想这是他对我的信任,而我却一直没注意到。一句『你该为自己的挥霍与错误负责而不是找人帮你出钱,都是成年人了。』他说得没错,但也真有那么一点冷漠,我的眼泪一点用都没有。」Amanda皱着鼻头模仿着Martin当时的样子,带点娇嗔也包含了一点点的怨怼。

「或许那只是他的鼓励方式,你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你懂他他懂你的。」Benedict试图消化这些牢骚,却不知怎么的萌生了羡慕的情绪。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也不用怕是否有人有异心想破坏我们的美满。」Amanda低着的头瞬间带着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盯着Benedict,面无表情,像是观察着什么,语气凌厉又冷漠。彷佛是瞬间的转变,晃眼间Amanda眉开眼笑的:「哎呀,我在说什么呢,你别介意。」

 

『Getready!』工作人员的提醒划破了死寂的夜空,下意识的Amanda向声音的方向回望。「走吧让这一切顺利下去,抱歉跟你牢骚这些,明天还要带我们的宝贝去看展,希望能快点结束工作。」说完话向Benedict招招手就径自离去。

那彷佛带点针对性的警告意味压着Benedict,隐隐作痛。她知道了什么,属于女人的第六感,抑或是她不知道什么只是宣示着主权的独占,却怵的让人心头发寒……。


※※※

 

当Martin开始参与戏分,彷佛浑然天成的忌妒氛围弥漫在整个剧组,对所有意识到的剧组人员来说这不失一个好现象,毕竟这季的故事就是很需要这样复杂的氛围存在,亲密、忌妒、又紧密的连结在一起。所有人都觉得是Amanda跟Benedict的演技激荡所带出来的戏剧效果,浑然天成。

然而Benedict的内心深处知道这一切夹杂了那么点私心,那么点自己真实的忌妒。不是刻意却是那么自然的,两个人不再如前几季的互动自然,而是开始巧合地互不相见,多半时候只有对戏时才能真正地看着Martin的眼,或许是自己下意识的在躲避这一切。也或许他的确在这之中感受到了一些Amanda的宣示表现……。

Martin也多少察觉了这个状况,但并没有刻意去想是什么因素,他对于别人的事情、八卦都没有任何兴趣。只要不妨碍到工作他一概不想去多管,再说也许真的只是戏分的瓜分,又或是进度的分散没有什么好去怀疑的。

只是,他有点在乎,每每看到Benedict的脸时总是会想起……在那个讯息之后他有点在乎这一切的变化,但每次收工后或上戏前的寒暄问暖,却丝毫感觉不到这种微妙气氛,两人还是能够坦然地与其他人一起开开玩笑嬉闹,反复几次的明显差异,Martin敏感的意识到似乎是因为……

这天刚拍完街道的戏份,Benedict随兴地靠在路灯旁抽着烟放空无神的样子吸引了Martin的注意,因为剧情所需封了整条街所以Benedict比平时看来更慵懒无罣碍,他能理解Benedict真的受够了那些成天追着跑的狗仔,但那眉头深锁的愁容却没有因此而消除,又是那特殊的神情一次次牵动着他的注意力,最终,轻叹口气随地的靠在一旁坐下,就算他不是那么喜欢烟味:

「你跟我说你戒了。」

「抱歉,最近……」Benedict注意到来人时已经顺手将烟捻熄,站离Martin一些距离试图让烟味不那么呛人。

「很久了吧?」

「什么?」Benedict不解的回望那有着一步之隔的人影,他仍然是那么喜欢那微微下垂的眼角,总让人不禁想伸手抚摸。

「让你闷闷不乐的事情,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你没开口我也就一直没问起。也或许我不是你想倾诉的对象。」Martin双手抱拳看着眼前颓丧的身影。

「你是。」Benedict没想到已经被Martin观察到自己的郁闷,慌张的不希望对方皱眉便顺口接着下去。

「我是?」

「只是……」

「只是?」

「我……」Benedict欲言又止,不安感油然升起,想转移话题却又无从起头,慌张间懊悔让话题带上了这里。

「你他妈的到底是……」

「我……我爱上一个人。」

Martin有些许的受到冲击,微愣了一下,拉起笑容;

「这很好不是吗?爱人与被爱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有什么好烦恼的?」Martin一脸不以为然的,认为这种喜讯为何要愁眉苦脸的,然而脑海中飘过Benedict的身边多出一位女性亲昵的样子却没来由的感到心头一紧,彷佛有什么东西就这样鲠在心头上。

「不聊这话题了,有点复杂。抱歉让你担忧,过些日子就好了……如果过些日子还是不好,我会说的。」Benedict站起身,深吸口气的再度拿起一根烟,未点着就这样叼在嘴上:「这些天不影响工作的状况下,就让我放肆点吧。」说完Benedict狼狈的想逃离这个话题氛围,走上前跟一旁其他临时演员聊起天。

看在Martin眼里莫名的怒气爬上心头却无从缓解,一切都是自己多管闲事,活该。然而脑海中一直介意的那句话如今却重如千斤般悬在心头上。

『我爱上一个人……』

 

阳光,刺眼的让人烦躁。扯了个笑容,心头的郁闷却越来越严重,Martin嘲讽般对着空气淡淡的,轻声道了声「恭喜。」

 

                                    (待續)


评论
热度(11)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