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5)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4)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就这样,短短拍摄的这两个月里说是平静又不是那么平静,大部分的媒体炒作成效不错,将一度冷却的Sherlock话题又炒上了报章版面,一张照片一句发言都能让三流小报有撰写空间,这个圈子本来就是个人吃人的世界,互助合作的牺牲有时候是必要的。

 

所幸剧组内的微妙气氛并没有因此被拱上新闻版面,但在一些粉丝平台上也依稀有所讨论,关于那个Benedict关于这个Martin或者是一直被质疑演技是否上得了台面的Amanda。

这也是Martin一开始质疑选角的因素之一,虽然并不全然是Amanda的问题,但Amanda长年没有代表作的状态下,被搬上议论台也是难免……与其需要被放大检视他宁愿Amanda别来接这个苦差。

 

这天,是The Sign of Three的开拍日,虽然是早已读过了剧本,但看见Mary的新娘礼服以及Watson的西装,还是炫目的令人刺眼,他多希望剧里剧外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种卑微的希望如此可笑却盈满心头,翻腾搅弄着抽痛的胃,连日累积来的相处压力让他很能感受到Sherlock的无助……不知所措。说不完的祝词、折满地的餐巾、飘移的眼神与极力表现正常的Sherlock Holmes,就好比极力想表现正常的Benedict Cumberbatch。

 

今天,Benedict一席笔挺西装,领结以及胸前那属于「伴郎」的胸花一再吸引一旁探班的戏迷们疯狂尖叫,那帅气亲和的微笑打动周遭粉丝的心。

当Benedict进入了拍摄区域没多久,Amanda正拉着新娘的白纱裙襬陪同穿着新郎装扮的Martin一同下车,虽然身上还盖着大外套遮蔽,但裸露出来的部分衣料在在昭示着今天拍摄的场景是与婚礼有关的部分。

 

远远的Benedict就看着Amanda勾着Martin的手缓缓走过来。「嘿!我可爱的伴郎,你今天不将你的卷发收起来吗?这可是我的婚礼呢。我不需要一只卷毛的牧羊犬来观礼。」Amanda笑着伸手拨开Benedict额前那将刺入眼里的浏海。

「我怕打扮起来比新郎抢眼就糟了,你会爱上我吗?」双手梳上卷发,压的服贴露出高挺的额头,Benedict原本望着Martin的眼神瞬间对上Amanda让人有种在对Mary求爱的错觉。

「……永远都不可能有那一天,除非你先去恶补你的时尚美学。」Martin抬头翻了白眼,完全否定、不留任何余地。「喔该死的,我的鞋子还在车上。别等我、你们先进去。」Martin低头看了两秒鞋子才发现状况不对,急忙的留下Amanda与Benedict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望着Martin的背影两人笑了笑又回头对看了一眼,Amanda改揽着Benedict的手臂两人缓缓的往摄影棚走去,小心翼翼的防止戏服受损,走得不急不徐。

 

「『你会爱上我吗?』你想说给谁听呢……」Amanda重复着刚刚Benedict的话语,淡淡的说着。

「开个玩笑,难道我抢得赢你男人吗?」Benedict笑着转移视线。

 

而离摄影棚还不到几公尺的距离,Amanda突然停下动作,扯了勾着手臂的Benedict也一同停下来。Amanda像个好妻子似的拉过Benedict的领结调整一番,也不忘把胸前的手巾再折至完美。「我跟他差个婚礼,但我不在乎,至少他每天回家抱的人是我,看的人是我,疼爱的也是我生的孩子。」一把又扯下了那早已整理好的衣领轻声的在Benedict的耳边悄声甜腻的说:「而那个人,不会是你……」

 

※※※

 

「Mary,根据你易怒、想吐、改变味觉的状况,我建议你要做怀孕的检验。根据初期……」

「闭嘴。」有些难掩激动的,Watson彷佛还未做好准备,并不希望Sherlock马上说出真相,但此时此刻的兴奋让他好想抱紧Mary确认这一刻的真实。

 

Sherlock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好好叙述这能令John Watson惊喜的一件事情,看着Mary难以置信的复杂表情,Sherlock快速思索着脑海一切能使用的词汇,这对一般人来说不是很棒的事情吗?他内心如此想着,想方设法地要让他们觉得开心。「你们将要照顾孩子,我想不需要再照顾我了吧?」

 

Watson心知从Sherlock嘴里说出来的可信度有多高,忍不住喜悦的拍着搂着Sherlock,三个人兴奋的笑成一团。下一秒他紧紧抱住身边早已认定是另一半的Mary欣喜不已,共舞的音乐响起,早已沉溺在两人世界的John迫不急待的带着Mary共舞一曲。被即将有宝宝的喜悦心思包围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已经不在原地,那悄悄地,从人群中,慢慢消失的Sherlock。

舞池灯光所映出的背影,如此孤寂,拉长的身影与扯开的领结都显示着一种解脱,Sherlock没让那泛红的眼眶溢出任何代表失去的液体。就算在这偌大的花园中,旋身披上的大衣遮盖掉那些不知所措的无助伤痛,在崩溃前换张脸遗忘掉内心深处的过往,道别。

 

拍板定案的声响响起,代表第二集的最后一幕完美的一镜结束,分开的取景让拍完上一幕的Martin早已站在一旁看着Benedict演出的Sherlock在花园内诠释的无助寂寥。

确认这场戏完美结束,Benedict低头跟场记交谈了些许便径自的离开了拍摄现场往临时休息的处所而去,他没有如往常一样靠过来讨论演技的问题,像是逃跑的,可以感觉到他的仓皇像是在掩饰什么。

 

这次,Martin良久的坐在原地,深吸口气。彷佛清楚地捕捉到了什么,那些一闪而逝的情感,那种深沉低吟的悲伤,浓浓的蔓延着全身令人战栗,那完美无瑕的演技,浑然天成的孤寂感染了在场的众人,为那离去的背影一旁的工作人员与演员们不约而同献上认同的响亮掌声与喧哗喝采。

 

待与工作人员们致意离开时,Martin看着转身走远的背影,不自觉的想跟上前,脸颊边彷佛还残留着那曾经包覆的温暖掌心,那名为安抚的怀抱温度,还有那一点一滴开始浮现在脑海间的彼此过往,有些刻意地,带着遮遮掩掩的不得已。真正从好友身边离去的人是你──Sherlock抑或是名为Benedict的他呢?

 

※※※

 

回到了休息室,狼狈的甩下大衣外套后,Benedict忍不住作呕的感觉,干呕了好几次,抓了水瓶试图缓解胃部的不适,然而愤怒与忌妒并无法就这样被浇熄,奋力甩下了宝特瓶敲击出巨大声响,紧握的拳头试图控制心中波涛汹涌的情绪,但伴随着捶打的力气越重,悲伤的情绪却越来越高涨,深呼吸的胸膛高高挺起,盈满空气却满不了那逐渐扩大的伤痕,他无法克制那情感的投射,那想占有却不能的心情实实在在的与Sherlock起了最真切的共鸣,我们都如此的悲伤着却不能诉诸言语,只能躲在黑暗中独自悲泣抹去残留的泪迹。

 

到最后Benedict只能靠在墙柱下瑟缩成一团,像是失去了心爱玩具的男孩一样,嘴里喃喃自语的:「Not anymore……不能再承受更多,已经够了……。」

 

跟着Benedict的脚步,Martin在门板的另一侧已经听到屋内的巨大声响,原先想转开门把的手停滞在空中,待声响转为宁静后,迟疑的心思终究还是无法阻挡一探究竟的冲动。

推开的门角就这样撞击着滚落的宝特瓶,等敲击到那靠在墙柱的人时,Benedict抬起无助的脸庞,现在的他一点都不像刚刚挥洒演技震撼全场的明星,而像个落水狗般楚楚可怜。

轻轻的阖上门,Martin想起第一季失控的Benedict,同样的脸庞同样的感伤,可却带了一点不同的思绪在里面。拉了张最靠近自己的椅子,Martin坐下身试着想了解眼前的伙伴到底陷入了怎样的困境中。

 

「现在能让你做一件事情的话,你有想过你目前最想做什么?好好睡一觉?放个假?还是……」

 

「我想结束这一切。」不待Martin说完,Benedict沿着墙柱站起身来有些空洞的直视着眼前,嘴里缓缓吐露出的却是最真切的愿望。

Martin有些不解试图想试探更多,他希望不是什么坏念头才是。

「我能否帮得上忙?」

「可以,只要从现在开始,更讨厌我一些。」Benedict彷佛做好心理准备似的,给自己一个深呼吸,一个微笑,然后走近Martin的身边蹲下,一手紧握他的手,摩娑着手指、掌心还有那爱不释手的骨节。

 

「在电梯里牵起这双手的时候,我很紧张,舍不得放开却又不得不放,你知道我怀抱的心情是什么?」Benedict抬起头轻轻的抚上Martin的脸颊:「如果你能更讨厌我一点就好了,或许今天就不会这样了……」

 

Martin蓦然升起一股不安的情绪,潜意识告诉自己要远离,却在抬头的瞬间失去了逃走的机会,覆上唇齿的温度惊醒了身上的每个细胞,他想推拒却被纠缠的唇舌紧紧攀住,属于Benedict的味道就这样窜进鼻腔,像是在鼓励着沉沦,无情的抹灭抗争。挣不开的手被Benedict箝制在后,那善解人意的Benedict何时那么大的力气令人心生畏惧,试图退后的挣脱也被后脑勺的手掌压进怀里。

 

贪恋的拥吻,无止尽的索取,那情深意切的呢喃声声倾诉着对自己的情感,是那深沈的哀戚还是鼻息间的沉醉,Martin挣扎的手劲松脱了些许,被打乱的思绪,试图在那霸道的掠夺下找到一条生路。他该一把推开他痛揍一顿的,却……

 

待Martin腰间的手机响起了代表家人的铃声时,大梦惊醒般的错愕感铺天盖地,奋力一推分开了彼此。睁大双眼盯着Benedict,五味杂陈的愁绪布满眼底,Martin站起身不可置信地大骂:

「Goddamn it! How dare you……」气急败坏的Martin再度使劲的将Benedict推倒在地,狼狈的头也不回的逃离那让一切都变调的人身边。

 

他搞砸了一切,终于……他终于可以真正的开始死心了……让一切都……。

 


评论(1)
热度(13)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