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6)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5)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


从返家的路途上开始,Martin始终板着一张脸,就算到了家也只有在跟两个孩子相处时有些许笑颜,给了孩子们太劳累的理由,没陪伴多久就将自己关在书房中,他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这样的愤怒过,就算是面对那些流言蜚语、那些恶意的攻击他都处之泰然的享受着自己的生活,因为那些人根本不值得在他的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

 

他真该多揍他几拳的,怎么可以……Martin思及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与其说愤怒不如说是一团乱的思绪复杂交错的回荡在脑海中,回忆就像一场倒带的电影,初见面的两人完璧无双的默契、到熟识称兄道弟,甚至于让对方进入自己的20人名单中,Martin怎么想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紧闭双眼想停止思考,可内心深处的声音却否定着这一切的惊讶。

是真的不知道呢?还是掩耳盗铃的心态终究要被揭开而不能接受呢?

回忆起两人之间的相处,他真的不知道对方是抱持着怎样的心态在对待自己吗?还是只是逃避的默许接受这一切的宠溺?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那么想逃避自己……。

 

未来,至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要把第三季的内容拍完。

而我们……到底该怎么走下去?

 

※※※

 

刚洗完澡的热气蒸腾的从皮肤的毛细孔窜出,瘫在床上的Benedict试着不去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原先他撑过了,撑过了那自己的心魔,却在下一瞬间搞砸了一切……

明天开始他将投入《Star Trek into Darkness》的宣传期,至少……能逃离掉这个困境,就算心底还是无限的难受,闷在浴缸内的时候他多么不想浮上水面,只想就这样沉沦在水底,不用去面对任何他不想面对的明天、后天甚至未来……

 

然而早已过了能这样逃避的年纪,心底的责任感仍然迫使着自己向前走。

完全不想移动疲累的身躯,他就这样像个木乃伊直挺挺的陷入床被中。然而手机的震动声却打断了他想放空的瞬间,烦躁感油然而生,不情愿地在被单上找寻那支不停作响的手机,现在这时间会打来的不外乎就是经纪人了,所以Benedict没有多想的直接点开了接通键,懒散死气的应了声『Hello』却没有如预期的收到平时听惯中气十足的女声。

 

「……把话说清楚……」那个熟悉的声音,轻缓的,从电话的那头流泻而出。有点酸涩悄悄地蔓延上了心头,左胸膛的鼓动开始失控。

「……。」

「工作,我不想这些私事影响工作。」Martin像是在寻找说词,静谧了一阵子才接着说下去。

「我们这次合作结束后,连朋友都当不成了吧……」Benedict带点自嘲的语气,说着千头万绪的话语,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的,却酸涩的灼痛了自己。

「嗯,会连朋友都当不成。」电话那头的Martin听不出情绪的顺着话说下。

「对不起。」Benedict不敢有任何想法,深怕多说了什么电话的那头就断了线,除了工作便再也不会有联系的机会。

「Sorry?」Martin望着那楼层不算高的居所,但为了安全与隐私问题,外围的管理森严不能自由进出,最终紧紧握着手中的电话深呼吸了口气,才把胸膛闷了一阵子的话语倾泻而出。「你现在开门让我揍一顿我就接受这个道歉。」

 

意识到对方的意思,Benedict难掩内心的惊讶,飞奔下楼开启了安全控管的监视器,果不其然在屏幕上投射出Martin的脸庞,犹豫了下终究还是点开了全面解锁让来人畅行无阻的通过每道防护。他没有理由拒绝他的到来,但……这也可能是他身为他的「朋友」的最后一次交谈。

 

等放下手中刚泡好的热红茶时,Martin已经陷在米白帆布的长沙发一侧,那是他每次来作客时总会挑选的角落,宽长的沙发让他的身影显得娇小可爱又带点慵懒自得,偶尔还会太舒适的就不想起身了。从他进门到坐落这里之前,Benedict很清楚地保持距离,这让Martin减轻了不少紧张感。

 

待Benedict挑了一旁的位置坐下后,闭目养神的Martin才张开眼。

Benedict没开口问,Martin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张着圆睁的眼睛盯着Benedict。这场景让他想到了酒会阳台的那一晚,他也是这样盯着他看,他实在想不透这样一个小自己几岁的戏剧天才为何成天像只小狗摇尾乞怜的跟在自己身后,该是个什么都能唾手可得的人如今满脸愁容的在这怯生生地望着自己,脑海中闪过前几天他在休息室失控的场景,失序的心悸差点扯痛了胸膛,深呼吸试图先让自己平静下来,也慢慢理解到就是「这样的」一个理由才让他这样傻愣地跟前顾后。

 

「你到底……算了……我放弃问那什么你哪根筋接错之类的……。」Martin想了下放弃说到一半的话语,悠悠然望着一角诉说以前几个月的风雨:「大概是二个月前的事情。」Martin收回视线开始拿起桌上随手被Benedict扔在一旁的当期杂志,那里面有Benedict最近一次的访谈内容,以及几张就地拍摄的照片,这身皮囊想要多少人就能有多少人,却偏偏这样的……Martin翻到了Benedict的访谈,手指轻轻的摩娑那杂志大小般的Benedict若有所思。

 

「有一天Amanda跟社群平台上的那些人吵翻天了,连你都一起被骂进名单内,Amanda对我发了一顿脾气。」Martin笑着回想那天的样子,他感到莫名其妙也劝阻她不需要再跟那些人有所摩擦,不值得。「她说,网络上的那些人骂她不知检点,自居是孩子的妈以外配不上我,要她安分守己的过生活而不是成天炫富。说了很多难听话,结果她最介意的……」Martin深吸了口气笑的无奈的接着:「她最介意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关于你的一个荒谬流言。」

「……流言?」

「她觉得,你会把我抢走。所以她对我发脾气,说我对她冷淡,甚至貌合神离的说法都出来了,这一切…当时听在我耳里多可笑。我还笑她别成天疑神疑鬼的,好歹也怀疑个女性才是,结果你……。」Martin垂下头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所以你……所以你是把角色的情绪转嫁到……算了我怎会想问这个蠢问题……。」

 

「Martin。」Benedict坐靠近了一些,达到了手能碰触到的距离,但并没有伸手碰触,只是轻轻唤着对方。他瞬间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僵硬,连伸手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只是怯生生的说:「我……我为我冒犯的举动道歉,你可以揍我骂我都没关系。」Benedict说得一脸认真。「可……我无法为了『爱上你』这件事而道歉。」坚毅的眼神充满了不退让的决心,爱情,不是对错能衡量,只有爱与不爱的差别而已。

 

「这样啊……」Martin笑了笑,拿起桌上快凉掉的红茶喝了口,唇齿间的芳香让人想赞上一段,可现在一点心思都没有。转过头盯着一旁彷佛在等候审判的Benedict,Martin挺起瘫在沙发上的身子,食指勾勾手示意Benedict靠近。不疑有他的Benedict轻缓的倾了半身靠近Martin。

 

迅雷不及掩耳间,Martin伸手狠辣的挥过Benedict一拳,彷佛会被那高耸的颧骨刮破拳头。下一刻Martin一把抓过了Benedict的衣领欺身咬上了对方的唇,啃咬舔弄甚至纠缠上对方的舌。

 

Benedict惊讶之余也不忘给予响应,但当他倾身向前想揽住对方时,却被Martin一把推开,原先纠缠的唇舌也分离得彻底,独留那红茶醇香的余韵。

 

突然中断的思绪混乱躁动,心跳的加速声响颤动了全身,彷佛要跳出胸膛证明一片心意。

 

气喘吁吁的视线瞪着Benedict,Martin站起身,抓过了桌上的钥匙加快脚步往门口走,彷佛大梦初醒般的要逃离。

 

追上前去,却没有勇气挽住对方:「Martin……我能否当作这是……。」他不希望这是怜悯,或者是一种决绝的恩惠。

 

「到现在,此时此刻,你仍然对我有那份特殊的爱情吗?不,该说,你还是确信你爱着我吗?」Martin敲敲鞋头调整好位置,杵在半开阖的门间,却在踏出的最后一刻停下,遥望门缝外的远方无神的问着。

 

「是。」那饱足的中气彷佛不再惧怕任何事。

「很久了吗?」

「或许在我们第一次相识的那天就……」Benedict想起初次见面的光景……那悸动强烈得令人无法忽视。

「这样啊……原来如此。」喃喃自语的扯了个笑容,回头望了眼在厅间抱持希望的人,却没有响应Benedict眼中亟需肯定的疑问句,消失在那下过雨的夜里。

                                                         (待續)



评论
热度(16)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