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7完)

[BCMF][RPS]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16)


這是2015年出的RPS本

時空背景都是以2015年前的狀況為主。

CP:Benedict cumberbatch/Martin Freeman (斜線有意義


本文已實體過,已經完售多年。

《警語》

※文章進展與現實為半平行發展,內文與現實生活中的任何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一切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內文如有所使用之偏激用語皆是為文章進行所需劇情並非代表現實認知,請務必注意。



※※還有番外※※

※※※


该是要开始进入夏季的5月,依然带着些许凉意,或许是因为昨晚的那场雨。虽然《Star Trek into Darkness》的宣传早在几个月前就如火如荼的在世界各地巡回,但碍于行程问题,Benedict的第一站宣传就是从London开始,带着红眼眶加入了大家的拥抱,一夜的无眠并不影响眼前的工作,只是随口说了声熬夜拍戏便敷衍掉大家的关心。

 

这天玩得还算愉快,宣传的互动开心地让人忘却烦恼,原本压满心头的窒息感似乎也消散了一些。他不知道最终代表的是什么,可总是在不经意走眼晃神的瞬间想起那个吻。


那个充满对方的愤怒,鼻息急促中显现的怒火间的吻……却也感觉到一丝怜惜。

他可以有所期待吗?还是宣布死期前回光返照的前奏曲?

望着正一起团体合照的大家,至少这一刻把自己拉回现实,他有那么庞大的粉丝群支持着,他该做的是做好每份工作尽本分的回馈给所有支持的人。想起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当下无法解决的事情就该放着,那代表解决的时机还未到来,我们就等候。

采访、上节目宣传、或是在New York的首映会,Benedict让自己沉浸在工作中,试着过回没有遇到Martin前的生活的状况。

在一次关于电影角色的认知介绍的杂志访谈结束后,他承认当时是有那么点无心在于主持人无重点的问题上,所以他也完全忽略掉了这位长相甜美的主持人明示暗示的私人晚餐邀约。

一溜烟的坐上了车,才想起刚刚那些暗示的意思,结果反而是手机上APP的讯息吸引了他的注意。

 

『你惹毛你的主人了吗?他是跳进炸药池了是不是?身为好姊妹的我被这样羞辱你要负责。』Simon Pegg贴了一堆图释刷满了Benedict的页面,然后附上一张Martin用图释比他中指的对话截图。

 

其实上面一点都没写到Martin生气的原因,但Simon 就决定把被骂的错通通推给Benedict。

 

『嘿,这家伙现在New Zealand补拍《The Hobbit》,你到底是有什么本事能跨那么远的距离得罪他的?我也才离开你没两天的时间,两天!我才开口想问他你要不要来首映时他真是……说好不提身高的,《The World's End》首映会的时候来下跪道歉吧,我才不想要一个脾气暴躁的姊妹,快把你主人安抚好,我们淑女派对的那天要风风光光的。』随着发言贴上了一堆汪汪喵喵的图释继续洗版Benedict的APP,丝毫不管对方到底想不想看只是径自的喋喋不休。

 

『是一个多月,一个多月前他就该揍我一顿的。不可能安抚得了,首映我别露面才能让这淑女派对顺利进行,虽然我也很期待这部戏。』

过没多久,手机的震动打断消沉的气势,来电显示Simon的照片帅得像Jason Statham,那是前阵子聚在一起宣传的时候被他本人偷换的结果。

 

Benedict无奈地抿了抿唇,揉乱那一头烦躁的卷发,使力的点下接通准备等待话筒那边八卦雷达站的攻击。「嘿!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来首映我的票房会少掉50%的,大家都想看你好吗?所以你怎么惹毛他了?」Simon表现得一副我需要靠Sherlock沾光的样子调侃着Benedict,这个幸运儿不多酸几下不行。

 

「总之就是惹毛他了,跟怎么惹毛他的有差吗?」不耐烦的一点都不想探讨这问题,因为怎么探讨都不会让状况变好的。

「当然有差,他宠你宠上天了,你能惹毛他还真是罕见。」开口闭口连拍戏都是Benedict,他能否有天不谈这毛头小子?

「……怎么可能。」

「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惹毛他的事情?」

深呼吸,捏了眉心,Benedict用那细如蚊蚋的声音……「我亲了他……。」

Simon静默了一下:「就这样?」

「什么就这样……」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那么逆来顺受的,包含他现在身边那个名正言顺的女人也是。」Simon嗤之以鼻的音调顿时高了八度:「这事情很严重也很不严重。你知道的,他好歹也是个有家室的人,他怎么可能没有顾虑。」

 

「等等,我听不懂你的意思,什么顾虑……是我冒犯他……」Benedict脑子一团乱的觉得Simon说的话太难懂。

「我问你,你亲了他,你也告白了吧?那他的反应呢?你告诉我他的反应。」Simon一副我真的怀疑你的情商是不是负的,带点不耐烦的吊儿郎当语气。

「……他揍了我一拳,然后回吻咬我后就冷冷地离开了。」

「……这个白痴……。首映没有来我就把这情报卖给记者,就这样。」Simon丢下这句话就自顾自地挂掉电话。

「损友……」Benedict被挂得莫名其妙,狠瞪着手机,上头的App通知跳了个讯息『想想他为什么这么做吧。』

 

※※※

 

时间的流逝似乎没有Benedict想得那么慢,转眼间已经到了7月了,正是个他必须要面对现实的月份。从那个夜晚Martin离开后Benedict便不曾再看过他,偶尔只能由互联网上的新闻报章看到有关于他的消息,联系什么的已不是Benedict敢妄想的。

 

只有一次,在一个昏睡的早晨,他收到了一个讯息:

『Iwish I could hate you more.』

淡淡的,却让Benedict来来回回几天都不断地翻出这段讯息思量着。

 

7月14是《The World's End》在NewZealand的首映会日期,通常这种有大型活动的首映会都会早个1、2天抵达现场,但是Simon寄给自己的正式邀请函却是要他提前一个礼拜抵达。当Benedict想反应自己只是来宾不是主要演员不需要那么早过去时,Simon一句『我在想办法帮你们和好。』就让Benedict排除万难乖乖闭嘴的拿着邀请函飞到了New Zealand。

他不曾妄想能有好的结果,说实话也不该。但至少……至少他希望能回到过去那段逝去的时光,那段他仍然以崇高钦慕的眼神望着他的时候。

 

下了飞机,在乘车的过程中收到了Simon的讯息通知:『我骗你的,其实我没有安排,但你们需要再谈谈,也是为了以后的合作。上吧!你可以的。』

当下,他只差没掐断自己的手机。

 

抹了抹脸,死马当活马医的Benedict第一时间就赶到了《The Hobbit》剧组,没记错的话今天仍然还是拍摄的周期内,打了招呼掰了个理由跟剧组人员确定Martin今天没有拍摄后,Benedict的紧张感瞬间由脚窜上脑门,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自己站上了Martin的门前。在来之前,剧组人员透露了他最近身体不适,瘦了一大圈变得憔悴的讯息,让Benedict心中不舍了起来。

 

门上如那天一样挂着非请勿扰,Benedict敲起了门板,没有反应又开始按上那熟悉的门铃,三下四下,果不其然的拖着地板鞋的脚步声又气急败坏地靠近门口。

 

「又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没看见门上挂着非请勿……」Martin从门开之前就开始抱怨,等看清了来人后未完的话就这样停在嘴边。

「……是同一个。你……过得好吗?瘦了……。」

 

※※※

 

Martin的立即关门行动依然失败了,焦躁地在房间里来来回回,丝毫不管那被请进来正襟危坐的Benedict,电话的那头正在疯狂响铃,当他听到了被直接挂断而APP通知来了一封Simon Pegg:『您的电话将转接到语音信箱……』的恶作剧留言,摆明了『我死不接』。

 

从Benedict的口中得知是Simon搞的鬼后Martin脑海中已经不知道溺死多少次Simon,几天后的首映他没弄死他就绝交。到最后Martin放弃针对那个远在他乡的家伙。

他知道他迟早要面对这个大麻烦,可没想到是这种状况被逼着去面对。上次揍完他后,Martin就开始思考整件事情,从两人的相遇到如今的地步,是如何变成这样的状况。而自己的心态是什么……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厘清却可笑的一点用都没有。

 

挑了个Benedict正对面的位置,看着对方陷入了沉思。他看到那张纠结的愁容仍然会不舍,仍然会想疼惜,仍然……无法不去在意。他内心深处,的确有着一个位置是属于他的,然而,他却不曾想让这个秘密公诸于世,不曾……想让那个位置的主人知道他有那个位置的所有权。

 

这样做,对谁都好;对谁,都不会有所困扰。

是吗?

是真的吗?

是真的对谁……都好吗?

 

那些他曾逃避过的东西,都是对自己好吗?

对Lara、Anna的忌妒……那些他撇头逃避的亲密画面……那一直是个秘密。

他承认一直以来的关心的确都包含一些私心,一些能陪伴他的私心一些『只有Watson能触碰到』的私心。却在那一晚,失去了平衡……。

 

「Ben,你喜欢我吗?爱情的那种。」像是在讨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Martin开启了话题,不想搞得那么严肃。

「喜欢。」

「而我不能。」Benedict瞬间黯淡下来的双眼Martin完全看在眼里:「……听清楚,我不能……而不是我不喜欢。」

 

深吸了口气,Martin鼓起勇气点醒对方自己的心意,他无法制止掌心的颤抖,也无法停止越来越酸涩的眼眶。

 

瞬间,Benedict明白了一切,内心翻滚的沸腾除了欣喜,却夹杂了更浓厚的酸楚,他怎么会蠢到如今才懂了这个意思。Benedict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走到Martin的跟前蹲下身让自己与对方齐平,握起Martin试图要掩盖表情的手,摩娑着,喉头间暗哑的难以发声,却还是努力的挤出不成音阶的话语:「可是……我们……还能是朋友吗?」艰苦的说完这句话,却不自觉流下了眼泪。

 

「HeyBen,我们不是朋友,已经……不是朋友了……可我们也不……」Martin伸出要抹去对方眼泪的手,早一步被Benedict握住,额间的亲蹭似乎在阻止Martin继续说出那不能说出的话,探索的唇一路从额上亲吻着,沿着眼睑、脸颊一路叩关唇齿,言语是多余的,内心的悸动无法抹灭,害怕的双手迟疑了几秒还是怯生生地环抱上对方的肩颈,Martin主动的加深这个吻,眼泪却也跟着滚落。

 

如果只能拥有这一刻,

那就紧握住这一刻,

之后我们,

将什么都不是……

 

 

 

 

 

 

 

嘿,你知道那晚你睡着的时候我在你耳边说什么吗?

我亲吻你的额头,像现在这样整理你的发梢,趁你不知道的时候轻抚你的脸庞,轻轻的在你的耳边朗诵我的诗篇:

 

「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我爱你,你可曾知道?」

 

 

                                         END

 

 

 

 


评论(1)
热度(19)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