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

台灣人

喜歡凱歌、暗巷組、豪洛,不逆不拆

[凱歌]領帶的使用方式

領帶的使用方式

紫釵

※有肉渣
去年9月多就寫完了,只是沒想過有什麼機會貼。剛好整理到就見個光吧ˋˊ



這將近四個月的時間,他們沒有過什麼實質上的約定,也沒有明確的去定位出是彼此的什麼,是好對手、好同伴,也可能更多一點的是新認識的好朋友,知交的那種。


可凌駕於這些更多的是什麼,他們從沒有去深究過,蓋在一個個笑臉下,藏在一次次並肩裡。可能真的沒有什麼,卻像是什麼都已經太多了。

2014年六月二號,也就是今天,白天拍完最後一個鏡頭自己也就正式殺青了。


帶著三巡酒意,意興闌珊的離開殺青餐會,那個人早已不在了,先行自己一步的消失在這餐桌上,明天的他還有一大段戲要拍呢,而自己應該早已在那班機上補眠了吧。

懷裡揣著的這條黑底圓點的領帶是前些日子跟他借來的,臨時有個活動要參加,匆忙間就借了這領帶,雖然不是什麼公開的亮相活動但該體面的也不能少了。

望著這寫著門號的飯店門板,這是他最後一次站在這扇門面前了,以還領帶的名義來的,過往四個月間從生疏到熟捻多少次的進出這扇門都是為了讓這部戲更為出色。如今自己的部分殺青了,準備投入下一份工作時,這條領帶也理當該回到主人的手裡。

站直在門前思緒飛梭著,他突然想起曾記得有過那麼一次,喝了點酒兩個人蹲在城門邊聊起天來,那時他們的關係比朋友在好一些了,可以打鬧可以言談,兩個人冷颼颼的活受罪的吹著冷風,卻滿足在指尖的那抹菸卷,誰都沒想回那溫暖的屋內。


當最後那一抹的灰燼散落時,他突然升起了一股撒嬌的衝動,對著夜空星辰說了句。

「在山頂上寂寞的很。」

「那你就這麼著在山頂上待著吧。」


「為什麼?」


「等我。」

※※※

微信上的一句等我,讓王凱用餐後便先行回了房內,今天是梅長蘇的殺青日主角被圍繞著戲弄也是在所難免。只是那先前微信上那人留下的兩個字。

【等我。】讓人耐人尋味。


不就是一條領帶嗎?就算不還給他也無訪,畢竟那也不是一條什麼名貴的領帶,甚至能獲得對方的青睞就這樣安身在他的頸間也未嘗不可。

因為瑯琊榜這部戲,他們從陌生到熟識說是好朋友也可能更勝摯友。
可終究他沒有親吻過那片唇,兩人間的化學效應卻仿若已經嘗片了那片薄唇的溫度、柔軟、甚至黏膩的糾纏。

套劇工作人員的笑話,可否不要那麼明目張膽的用靈魂調情呢。當時笑翻了整群熬夜到凌晨三四點的劇組人員。可最終他們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直停留在所謂的好朋友。

飯店響鈴的通知吸引了王凱注意,看了看時間看來是某人來還領帶了。順手開了門便瞧見那看來三分酒意的主角帶著微醺輕靠在門框旁。

「被導演灌醉了?」


「沒有。」


「紅撲撲的臉頰還說沒有,幫你倒點水醒酒,早點休息明天不是要趕飛機在去下個劇組報到了?」轉過身也沒理會門邊的人,摸上了茶几旁的玻璃杯倒了些白開水。


接過開水,低頭乖巧的含了一口,鼓著腮幫子盯著王凱看了幾眼,像是小倉鼠般的沒幾下咕嚕咕嚕的便嚥下了大半。「凱哥。」


「嗯?想到要還我領帶啦?」


「我能給你生日禮物嗎?」


「…你喝醉了,現在六月天。獅子座在八月。」


「我先給你啊!」像是鬧脾氣又仿若撒嬌,一絲顫抖的畏懼藏在那閃爍的眼底。


「胡鬧,領帶拿來。」


「那不然你先給我……。」踏進房依著身體重量壓緊了房門。


內心爬過了一堆到底是誰給他喝了那麼多酒,怎麼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到底…一連串的OS佔據了王凱那也快跟著一起胡塗起來的腦袋。


「好好,我先給你。胡老闆要什麼禮物?」劇組沒什麼大預算,飯店房間也就那麼小小一眼望穿,王凱索性一把坐上了床沿陪對方胡言亂語。反正殺青的人最大就讓他這樣胡鬧一晚自己也沒什麼損失。

只見那鬧著任性的貓兒盯著王凱不動,沒幾下的從懷中抽出了那條黑底圓點的領帶,向前走到王凱面前,將那睜的亮圓的雙眼藏在了領帶中。王凱就這樣任由對方將自己的雙眼蒙蔽。

「要給我什麼驚喜?」

「不論是什麼,我都是清醒的我沒有醉……。」

※※※※

最後他把自己獻了出去。爬上了那人的床,舔吻過那雄性氣味濃厚的昂揚,也引導著對方的雙手點燃自己身上的各處敏感,他曾輕吻上那如刀刻堅毅的臉頰,也吻上覆在領帶下的雙眼,引領著修長的指節探索自己的一切。居高臨下的跨坐在對方的腰間,輕觸炙熱感受著雙方對彼此的渴求反應。

就差那最後一步的結合,他膽怯的想辦法進行下去,這些鼓起勇氣的狂狷都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他沒想那麼多,只想著留下一些什麼。待明天的紛飛後,或許…他連曾經都沒資格被提起。

帶著濃厚情慾的低音響起,趁著對方遲疑的空檔一把起身攬住,納入懷裡的始作俑者卻驚慌失措的起了點反抗,他害怕對方拆下了遮蔽後的雙眼是憤怒的眼裡的自己是醜陋的,害怕一翻身露出的厭惡也恐懼自己單方面的索討會是一廂情願。


可最後安撫的大手擁著那半裸的腰身,輕拍著對方給予安慰。

「噓…別怕,你還牢牢的壓在我身上呢,我不會逃走。別怕…。」被占了便宜的應該是自己但卻反而失笑無奈的安撫起懷裡的人,他看不到對方的樣子但隱約的感覺到對方的顫抖,不由得生了憐惜。

他知道依照對方慣性鬧彆扭的個性現在是什麼都無法溝通的。


「我想起你曾說你拿手的第二外語是什麼來著?說一句來讓我聽聽。」
猶豫再三不知道是否該回應,但他不想停止,也不願意放棄。就算過了今晚依舊什麼都不是也……。


「乖,說來聽聽。我保證不傷害你。」


那是句玩笑話,他沒想過他還記得。帶了點扭捏與羞怯,最後低低的輕啟「喵……。」


「這就對了,我喜歡這個語言,不敢說的不想說的甚至你感受到的,你就喵一聲來聽聽。」看不見對方的表情,雙手爬上那臉頰卻感到一絲的涼意。

抽回手轉而解開自己眼上的領帶,脫落的領帶下一雙圓眼仍緊閉著。


雙手遞出領帶示意要對方承接,等那泛淚的雙眼藏在領帶後,王凱才伸手將對方緊緊的擁入懷裡。

輕觸那微張的下唇,磨蹭著。

「我不會吻上這裡,但我會抱著你一夜安眠,你要記得這不是你一廂情願,只是我希望你在山峰上等我。等到我能與你並肩而行的時候……我才值得你擁有。」



(完)

评论(4)
热度(67)

© 紫釵 | Powered by LOFTER